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幻想国物语(本周上映的全新“日式奇谈”《镰仓物语》凭什么吸引中国观众?)

幻想国物语

镰仓,一个坐落在本州岛神奈川县的千年古城,曾是中世纪初期幕府时代的政治中心,盛极一时。镰仓的辉煌随着武家政权覆灭也渐渐走向衰落,但王朝遗留的神社和庙宇被完整的保存下来,镰仓由此与京都、奈良并称日本三大古都。
 

临海的镰仓面迎西太平洋湿润的暖风,倚靠着大自然的庇佑,悠然朴素的生态环境吸引着夏目漱石、川端康成、芥川龙之介、三岛由纪夫等大文豪久居,是枝裕和、井上雄彦等名家屡次把镰仓作为取景地,小津安二郎、黑泽明等世界级名导选择长眠于此。
 

太多神作与镰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里俨然已成堪比法罗岛的文艺界朝圣地,当大师的笔墨和镜头落在镰仓之上,这座城市仿佛就能散发某种激发创作者灵感的魔力。如今,又有一位名导与镰仓产生渊源,而这次镰仓不再以惊鸿一瞥的姿态出现在银幕上,它将成为主角。
 
日式奇谈的破局之法:
日本原生奇幻素材+激发卡梅隆的取景圣地武陵源
 
于中国观众而言,知名度最高的日本都市奇谈影视作品可能是《新耳袋怪谈》《世界奇妙物语》这批持续创作十余年的老字号,这两部系列作品养活了微博大批公众号,也让中国观众窥见日本奇谈最阴暗诡怪的一面。
 
但源于神话传统的都市奇谈可供挖掘的内涵远不止如此,9月14日,由山崎贵导演,堺雅人、高畑充希主演的奇幻爱情片《镰仓物语》将向中国观众展示日式奇谈温情的一面。
 

该片讲述了住在镰仓的推理作家一色正和(堺雅人饰)与妻子亚纪子(高畑充希饰)的故事,片中的古都镰仓不仅住着人类,还住着幽灵、妖精、魔怪等非人类,是两个世界的交界之处。
 

妖怪文化是日本文化中极为重要的组成,日本人信奉“万物皆有灵”、“物久化为妖”这样的信仰观念,在极富盛名的土佐光信所绘制的《百鬼夜行绘卷》中,很多妖怪就源于积累了百年之久的精魂器物,虽然残留着物品原有的某些形态下,但化作了拟人化的半妖半物品形态的妖怪。
 

此前网易现象级手游《阴阳师》用名录的方式使无数中国玩家体验到和风的古韵和想象力,而《镰仓物语》同样以日本妖怪文化为着力点,构建起可溯源至宇治时代的瑰丽的和风世界,从镰仓到黄泉之国,整个体系更庞大丰满,在手机中平面呈现、动作重复的纸片人将以鲜活的姿态面世。
 

中国近几年奇幻电影不乏群星巨资打造的奇幻片,例如《封神传奇》《捉妖记》等,但多数是借力于好莱坞成熟的剧情框架,在CG怪物特效制作上也大篇幅的沿用欧美流水线的模型,没有激发出有深刻的本土文化烙印的奇幻风格。
 
与之相比,《镰仓物语》对日本文化的忠实度和还原度极高,但中国观众仍能从电影中找到某种熟悉感,因为日本传统的妖怪形象出处、鸟山石燕所描绘出的《百鬼夜行图》中,众多妖怪特征即根据中国志怪古籍《搜神记》与《山海经》的文字描述和注释解说拓展而来。
 

更值得一提的是,黄泉之国是以张家界核心景区武陵源与凤凰古城为蓝本绘制。导演山崎贵在电视上看到凤凰古城密集簇立的民居、奇特的街区,心向往之亲自考察,最后以凤凰古城宛若迷宫的城市巷道为原型,设计了片中呈螺旋状堆叠而成的黄泉之国居住区,在《镰仓物语》里,中国山水与和风文化发生了奇妙联姻。
 

演员阵容的取舍,或许是日式奇谈的决胜局
 
《镰仓物语》的导演山崎贵对中国观众来说并不陌生,2014年山崎贵执导的《哆啦A梦:伴我同行》成为中国票房次高的日本电影。但他最为人称道的作品却不是奇幻片,由他执导的剧情片《永远的三丁目的夕阳》让无数观众感受到一种抚触内心的温情和励志,豆瓣评分高达8.8分。
 

国内导演普遍偏科,商业片与文艺片泾渭分明,商业片导演几乎不涉足文艺片,而文艺片导演对商业规律也缺乏系统认知,可以在两种电影类型间游刃有余的中国导演并不多。从这个角度看,山崎贵是少有的能权衡商业与文艺的导演。
 
去年年底,山崎贵已确认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开闭幕式总导演,联想到2008年奥运会时奥组委钦定“国师”张艺谋为总导演,称“对奥运精髓和中华文化的理解,没有人能比张艺谋更深刻,他在独到的艺术表达之外还有极强的资源整合能力”,同样的山崎贵对日本文化的理解、在日本影坛的地位不言而喻。
 

从《镰仓物语》的演员阵容来看,山崎贵确实有整合日本顶级文艺创作者的号召力。
 
男主角一色正和扮演者堺雅人,拿遍国内外大小奖项,应该是目前在华知名度最高的日本男演员,就算没看过堺雅人作品的观众也一定在各个社交平台见到过他夸张搞笑的表情包,一部《胜者即是正义》就能填满不少网友的表情库。
 

女主角亚纪子扮演者高畑充希舞台剧演员出身,因《问题餐厅》为国内观众熟知,剧中她饰演的有恋爱依存症的少女川奈蓝里非常传神,还为她带来一座日剧学院赏最佳女配角奖。
 

此次堺雅人和高畑充希出演夫妻,山崎贵还曾担心年龄差距让两人无法快速融入节奏,在拍摄前曾叮嘱堺雅人,“总而言之要做一对甜甜蜜蜜的夫妻”,结果两人的合作却非常合拍,堺雅人盛赞高畑饰演的亚纪子有着昂扬的生命力,“恐怕不是高畑来演的话,这对夫妻就不能成立了吧”。
 

《镰仓物语》的配角同样星光熠熠,山崎贵集结了日本老中青三代最强演技演员,有几位是多次合作的老朋友了,包括堤真一和田中泯,前者曾在山崎贵的《永远的三丁目的夕阳》中饰演铃木社长一角,后者为日本现代舞第二代宗师,与山崎贵在曾提名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黄昏清兵卫》中曾合作出演。
前两个月才在中国院线出现、饰演《小偷家族》中女主人信代的日本顶级女演员安藤樱也加盟了《镰仓物语》,安藤樱早已凭《百元之恋》《0.5毫米》横扫蓝丝带奖、报知映画赏、日本电影学院奖等日本各大重量级奖项的最佳女主角奖,安藤樱加盟就是电影的品质象征!
 

从演员阵容取舍上亦能发现《镰仓物语》与国内奇幻片的鲜明对比,国内奇幻片在甄选演员时,明显将知名度的优先级排在业务能力之前,近几年的国产奇幻基本都是由顶级偶像明星领衔。
 
电影是造梦的过程,尤其是奇幻片,对演员要求理应更严苛,演员的职责是辅助梦境建立真实性,而不是用尴尬蹩脚的演技把脆弱如镜花水月的梦境破坏得更彻底。
 
营造生死两界的绮丽景象,仅靠特效还远远不够
 
《镰仓物语》意图描绘生死两界的绮丽景象,势必需要专业性极强的特效团队相匹配,所幸山崎贵本身是导演、编剧、特效总监出身,很擅长打造特摄电影,曾将VFX视效技术运用到多部电影中,就连崇拜的偶像也是以科幻片《星球大战》系列闻名的乔治卢卡斯。
 

从预告片看,《镰仓物语》整体呈暖黄色调,洋溢着一种既温暖又梦幻的氛围,现实世界与异世界特意制造出晦暗闪烁的光线,透着模糊与昏沉的质感,这种细腻展现生与死中间地带的笔触,颇有《桃花源记》中“山有小孔,仿佛若有光”的穿越感。
 
播放
室内置景亦同样用心,山崎贵导演特地借来旧书,搭建出充满居家温馨氛围的一色小屋,堺雅人曾说,他在拍完一色家戏份后,甚至生出“一色家的场景就结束了啊”的遗憾,而导演延伸至镜头之外的许多居家细节也为堺雅人提供了许多创作灵感,“甚至有种被布景拯救了的感觉”。
 

但特效只是锦上添花,真正耐人寻味的是电影所传达的生死观和哲学态度,《镰仓物语》除一色奔赴黄泉拯救亚纪子外,还穿插了另外两对夫妻的故事,离世的婆婆不愿先行远去,默默守候丈夫,等待着携手前往另一世界;早逝的丈夫常伴妻儿左右,见到妻子找寻下一份幸福后从起初的愤怒转为释然和祝福。

三段各有侧重的情感随着往返生死两界的江之电车找到归宿,分别诉说着“追寻”“陪伴”“放手”三种爱的表达方式,正如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入殓师》中阐释的日本人对待死亡的态度,追忆逝者宽恕他人,但最重要的是生者得从悲痛中汲取力量重获新生。
 
从日本的室町时代到江户时代,无论是妖怪画师土佐光信、狩野宴信的《百鬼夜行绘卷》乃至当代动画大师宫崎骏的《百变狸猫》,伟大的创作者都有某种自觉性,他们画笔和镜头之下的百鬼夜行从不是单纯的奇观,而是迷幻和喧闹背后,不管是来自妖怪、动物或是人类本身对世事变迁的挣扎、叹息与振作。
 

《镰仓物语》在日本上映后曾有人评价其为日版《寻梦环游记》,两者在表达上方式和形式上有所不同,但都相同的指向了爱这一共通元素。相比而言,《镰仓物语》更有东方式的智慧和含蓄表达,一如“相由心生”,给人以无尽的想象的余韵。

文|阿翁
–END–
【第一制片人服务影视创业者】

2013年6月创立,微信内创建最早、人数最多、影响最大的影视商业圈平台
关注中国最具创造力的制片人
汇聚能够引领中国电影未来成长的商业力量
中国影视人学习、创作、 交流、宣传、交易的必要工具
传递影视人和商人们最新动向和信息
组织国内外各种培训、沙龙、论坛等行业分享
帮助影视人获得更多信息、资源并达成各种合作
公司、项目合作 ◇ diyizhipianren
项目、影视宣传合作 ◇ dyzpr816
我们在一起, 看看将来影视业是个什么样

幻想国物语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