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人参败毒散(人参败毒散治疫病)

人参败毒散

在近两千年的中国历史上,曾经流行过三百多次瘟疫。在每个历史时期的瘟疫流行中都曾出现过一批著称于世的医家和划时代的医学著作。这些著作中记载了大量的治疗方药,体现了历代医家的治疫精华。比如,庞安时以圣散子方治疫;李东垣以普济消毒饮治疫;韩愁以五瘟丹治疫;龚云林以二圣救苦丸治疫;喻嘉言等以人参败毒散治疫;吴又可之达原饮、大黄治疫;叶天士之甘露消毒丹、神犀丹治疫;杨栗山之升降散治疫;余霖之清瘟败毒饮治疫;吴鞠通以安宫牛黄丸、紫雪丹、至宝丹“三宝”治疫;王孟英以普济解疫丹、连朴饮治疫;罗芝园以加减解毒活血汤治疫等等。
根据当时的气候、物候、地理以及社会背景,历代医家把他们的治疫经验浓缩在一首首的方剂中,并且传承至今。现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我们可以学习并参考他们的治疫经验与用药特色。此篇专门提出人参败毒散。
人参败毒散首先记载于北宋名医朱肱的《类证活人书》,后来宋朝官办药局作为成药方,收录于《太平惠民和剂局方》中。其方:
“柴胡,甘草,桔梗,人参,川芎,茯苓,枳壳,前胡,羌活,独活各30两,为粗末,每服2钱,入生姜,薄荷各少许,同煎7分,去滓,不拘时候,寒多则热服,热多则温服。”

历代医家论述人参败毒散能治疫病
《类证活人书》论述人参败毒散:“治伤风,瘟疫,风湿,头目昏眩,四肢痛,憎寒壮热,项强,目睛疼,异常风眩,拘倦,风痰,皆服神效。烟瘴之地,或瘟疫时行,或人多风痰,或处卑湿脚弱,此药不可缺也。”
《太平惠民和剂局方》认为,人参败毒散“治伤寒时气头痛项强,壮热恶寒,身体烦疼,及寒壅咳嗽,鼻塞声重,风痰头痛,呕哕寒热,并皆治之。”
《万病回春》论述人参败毒散:“治伤寒头痛,壮热恶风及风疾,咳嗽鼻塞声重,四时瘟疫热毒,头面肿痛,痢疾发热,诸般疮毒,小儿惊风”、“治四时瘟疫通用”。
明末清初医家喻嘉言十分推崇人参败毒散,其言:“人感三气两病,病而死,其气互传,乃至十百千万,传为疫矣。倘病者日服此药二三剂,所受疫邪,不复留于胸中,讵不快哉!方中所用皆辛平,更以人参大力者,负荷其正,驱逐其邪,所以活人百千万亿”、“昌鄙见三气门中,推此方为第一,以其功之著也。”
人参败毒散治疗温疫的医案
明末大医喻嘉言记载: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五六七月间,江南淮北一带流行瘟热病,用人参败毒散(羌活、独活、前胡、柴胡、川芎、枳壳、桔梗、茯苓、人参、甘草、生姜、薄荷)治疗,“本方倍人参,去前胡、独活,服者尽效,全无过失”;
万历十六年至十七年(1588-1589年),时疫盛行,凡是服用人参败毒散的人,也“无不全活”。荆防败毒散是人参败毒散加荆芥、防风而成。
岭南名医张公让先生(1904-1981)认为:“荆防败毒散治流行性感冒极效。三十年前,爪哇流行性感冒大流行,西医为之束手。先父率以荆防败毒散加黄芩、桑皮、花粉、牛蒡、连翘、知母之类治愈。普通流行性发热病、皮肤炎、疹痘等,此方皆甚效。……余经验此方治流行性发热病,胜于柴胡桂枝汤,实为一极有效之退热剂。”
荆防败毒散,即人参败毒散去人参,加荆芥、防风。荆芥和防风是祛风药,加入此方后,此方的使用面更广,更能治疗时气疫戾,包括伤寒头痛、恶寒发热、鼻塞咳嗽、目赤口疮、湿毒流注、痒疹斑疮等症。
人参败毒散治疗疫病的药方分析
分析此方,羌活、独活祛风散寒,祛湿解表,通治一身上下之风寒湿邪,通利关节而止痛;柴胡辛散解肌退热,疏散表邪;川芎行血祛风,活血调营对因外感引起营卫运行不利,津液流滞而生寒热无汗,头痛肢酸等证,收效尤佳;茯苓渗湿,调畅气机而宽胸膈,除痰湿而止咳嗽;桔梗宣肺;枳壳降气;前胡祛痰,使肺气能够正常宣降,津液正常输布,则咳嗽有痰等证可愈。佐以人参益气扶正,以助解表,一则扶助正气以祛邪外出,二则散中有补,以防耗伤真气。
简单来说,此方分为两组药,一组是治表的,如羌活,独活,柴胡,川芎,薄荷;一组是治里的,如人参,前胡,茯苓,甘草,桔梗,枳壳。
此方内含小柴胡汤、羌活胜湿汤、四君子汤诸方。也就是说,人参败毒散所治疗的病机中,当有少阳证,有风湿在表之痹证,有脾虚之证。
且方中有桔梗与枳壳,这是一组升降气机的组合。枳壳与桔梗二药配伍,能宽胸行气,升降上下,利膈通肠,其功甚大。临床常用的不少药方中都有这个组合,比如柴胡达原饮、血府逐瘀汤、柴胡枳桔汤、清金降火汤、参苏饮、柴胡陷胸汤等等。 
人参败毒散治疗疫病的病机分析与临床应用
疫病初起,当用透法。明代大医张景岳认为:“凡伤寒瘟疫,表证初感,速宜取汗,不可迟”,迟则易有变证发生。张景岳说,若感四时瘟疫而身痛发热及烟瘴之气者,宜用人参败毒散或荆防败毒散。
由此论之,人参败毒散所治之证,外感风寒湿邪而兼气虚者,有扶正达邪之效。在外则风寒侵袭;在内则脾胃不和,气滞阻滞,水湿内滞。
本方还治下痢初起而有表证者。痢疾兼表为邪从表而陷里之象,以本方疏散表邪,表气疏通,里滞也除,其痢自愈。邪从外入者,仍从外出,使由里而出表,古人称此为“逆流挽舟”法。
本方主治的症状当可做如下分析:因外感风寒湿,会出现恶寒,发热,咳嗽,头痛,身痛,身重,脉浮之象;因气机阻滞,会出现胸膈不畅,胃胀,胁肋不适,上腹按压略紧,两肋略紧,上背酸痛,脉弦;因水湿内滞,会出现头晕、身重,痰多,腹泻,腹胀,纳差,皮肤有水液渗出,舌大有齿印,舌质略暗,不鲜活,舌质润,有水分,苔腻等。凡以上诸症,只要符合内伤外感的病机,都可用人参败毒散来治疗。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其轻型的寒湿郁肺证出现发热、咳嗽、周身酸痛、纳呆、苔白腻诸症,即与人参败毒散高度符合。而且,新冠肺炎的病机亦是外感疫毒,邪在肺卫,影响了肺的宣降功能,导致气机不畅,水湿内滞。由此说,人参败毒散可用于治疗新冠肺炎。
清代大医吴鞠通认为:“暑湿风寒杂感,寒热迭作,表证正盛,里证复急,腹不和而滞下者,活人败毒散(即人参败毒散)主之。此证乃内伤水谷之酿湿,外受时令之风湿,中气本自不足之人,又气为湿伤,内外俱急。立方之法,以人参为君,坐镇中州,为督战之帅,以二活、二胡合芎?从半表半里之际,领邪外出,喻氏所谓逆流挽舟者此也;以枳壳宣中焦之气,茯苓渗中焦之湿,以桔梗开肺与大肠之痹,甘草和合诸药,乃陷者举之之法,不治痢而治致痢之源。痢之初起,憎寒壮热者,非此不可也。”(《温病条辨》)
此方亦有禁忌,吴鞠通认为“此方在风湿门书,用处甚多,若湿不兼风而兼热者,即不合拍”,此言十分中肯。
人参败毒散所含药味皆无毒,此方药力平和,但疗效甚高。以我自己的临床经验,不管是伤寒、时疫,还是风湿、风痰眩晕等症,只要符合以上病机,则男女老少都有用人参败毒散。而且,此方不但可用于治疗疫病,更可以预防疫情,包括预防流感。目前正处于疫情期间,服用此方可以通畅一身气机,使正气存内,外邪不侵。

目前市面上有多家药厂生产的荆防败毒散的中成药,携带及服用都非常方便,且价格低廉,我愿意推荐此药。

· END ·

如果你觉得这篇文章有用
请分享、转发给你的朋友看
亦可给我们留言
谢谢

选择中医馆

庚子年戊寅月甲辰日
“阅读原文“@选择中医__董洪涛

人参败毒散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