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府谷“名人”王保平去世,梁霞老师文章《保平的快乐》以示怀念

请点击上面蓝字“府谷文化”
关注我哟!
府谷“名人府谷“名人”王保平,生于1960年古历9月20日,逝于2020年古历9月20日,整整一甲子。一生痴癫,随性说唱,逢丧戴孝帽,遇喜打快板,添过街坊堵,扰过四邻安,世人不以为恶,反以为乐。曾一度称“府州无保平,街上少一乐”。相信三十年内人们会记得他,一路走好!真是“人间少了一个痴汉,天界多了一尊喜神”!”王保平,生于1960年古历9月20日,逝于2020年古历9月20日,整整一甲子。一生痴癫,随性说唱,逢丧戴孝帽,遇喜打快板,添过街坊堵,扰过四邻安,世人不以为恶,反以为乐。曾一度称“府州无保平,街上少一乐”。相信三十年内人们会记得他,一路走好!真是“人间少了一个痴汉,天界多了一尊喜神”!
——王树强
保平的快乐
梁霞/文
保平在我们府谷也算是个名人。他的名气不是源于他有令人瞩目的成就,也不是因为他有多大的后台,只因他是一个人尽皆知的傻子,人们经常称呼“nian保平”。
保平的家就在府谷城内,所以人们常常可以在街上碰见他。
保平只是言行疯癫,倒也并不胡作非为。
保平其实很善良,他虽傻,却从不打人、骂人、欺负弱小,总爱不厌其烦地把歌子唱得山响,声情并茂地吼遍当下流行的歌。在府谷市民的耳朵里,他从“阿里巴巴”、“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一直唱到后来的“敢问路在何方”、“好汉歌”,而且,每次他踏着大步晃悠着特殊的节拍忘情高歌时,总是格外的投入和陶醉,那种固执的痴狂甚是耐人寻味。所以府谷人骂人傻一般都懒得用“二百五”之类的形容词,一个“保平”便是形象而极致的概括。
保平常常是街坊邻居们茶余饭后闲聊调侃的笑柄,但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究竟姓什么和他疯了的原因。据说,保平是在五六岁时发了一场极其严重的高烧,结果烧坏了脑子,而后就被烧傻了。他的思维也似乎就此停在了无忧无虑的童年。因此,早已年过半百的保平一直拥有一颗无邪的童心。
保平还有一大爱好就是喜欢去守护街坊邻居办理丧事的灵棚,毫无怨言地提着丧棒戴着孝帽子,很虔诚地把眼泪纵横成江河湖海。还常常在一个馒头或几根香烟的诱惑下替主人格外卖力地做些鸡零狗碎的事儿。所以在府谷许多人家的白事务上,保平成了很讨事主喜欢的角色。
保平走在街上无论碰到熟人还是生人,只要你看他一眼,他都会极其热情地和你打招呼,不管大姑娘、小媳妇、老太太,他一律都喊姨姨,而后还总不忘加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姨姨来串来,过几天我就回来呀。”
我总猜想童年的保平,一定也是个聪明伶俐的宝贝。当初他的父母为他起了这么个意味深长的名字,应该也是期盼上天能保佑他有平安幸福的一生。难以想象保平的疯与傻曾给他的亲人带去怎样的绝望和伤痛,而保平却并不懂得为此去伤感、怨恨抑或自轻自贱。故而他的周围就常常有人喟叹:人家保平其实活得那才叫个痛快,没欲望没烦恼,不用愁,不用躁,不用被爱恨悲喜所困扰……可是,保平这种被疾病伤残了的自得其乐,又哪有我们体会得快乐丰富和深刻呢?平淡生活,境由心造,烦不烦恼,快不快乐主要在于自己对生活的态度。人这一生中,烦忧纷扰源源不绝,如果总是患得患失,又哪会有开心的日子过?
比起保平,我们不会在他人鄙夷的笑声中兀自开心,也不会无故抛洒毫无感情色彩的眼泪,更不会为一顿嗟来之食而出卖高贵的尊严。比起保平,我们拥有紧张的工作充实的生活丰富的社会交流,同时也有适度的放松,那么我们还有何理由不快乐?
我们虽不能如保平一样不为世事所动,不为宠辱所惊,却可以从不同的生活感受中获得不同的生活意义。保平的快乐,不过是思想的贫乏、苍白、空洞的快乐,而我们即便尝尽酸甜苦辣之后,沉淀下来的快乐要远比保平的快乐完美、极致得多。
——本文来自《府谷文学》平台
听说保平去世,我们心里也不由得酸酸的,府谷再无保平,我们再也不可能在府谷的大街小巷上见到他的身影,再也无法听到他歇斯底里的声音。他为别人哭离去,谁为保平送平安?我想保平一生快乐,到临终也是安详而愉悦的。这几年保平生病,一直在府谷县医院,住在ICU,那是一般人都无法长期享受的特别医护,而保平却长年累月在那里。因为他是五保户,有国家兜底买单,他生在这个国度里,活在这个时代里,他是快乐的,也是幸福的。前几年,府谷街上经常有疯子、傻子、醉汉,近几年似乎销声匿迹了。记得当年还有一个姓石的同志,也是满大街乱串,怀里揣一个酒瓶,爱不释手,甚至还要强买强卖。与保平的品行相比,真是天壤之别。所以说:保平有他自己的不一样人生,也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胡适《人生的意义》
人生有何意义?严格来说这是个严肃的哲学问题,没有数学题一样的权威答案。孩童贪玩,开心就是全部的意义;及至年龄稍长,懂得了一些世间的法则,对世界的好奇锐减,便试着从与他人的对比中寻找人生的意义,以获得自我肯定;再后来上了大学或者参加工作,阅历增加,学会独立思考,对比似乎已不再能成为人生意义的答案,都知道人生只有一次,都想活的明白,都不完全认为上学、工作、娶妻、抚养孩子、孝顺父母就是人生全部的意义。历史长河中也有不少人思考过同样的问题,胡适就是其中一位。
胡适认为人生有何意义这个问题其实是容易解答的,人生的意义全是各人自己寻出来、造出来的,高尚也好,卑劣也罢,清贵、污浊、有用、无用等等,全靠自己的作为。生命本身不过是一件生物学的事实而已,有什么意义可言?一个人与一只鸟、一只昆虫相比,无非是组织精细一些、智力发达一些,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人生的意义不在于何以有生,而在于自己怎样生活。你若情愿把这六尺之躯葬送在白昼做梦上,白昼做梦就是你这一生的意义;你若贪图享乐,沉迷声色不思进取,这也是你这一生的意义;当然你若发愤振作起来,决心去寻求生命的意义,去创造自己生命的意义,那么,你活一日便有一日的意义,做一事便添一事的意义。
两千六百年前离尼泊尔不远的地方一个乞丐的尸体正在腐烂,这时一位少爷看到了,问这是什么,人说这是死,他说我们都不能不死吗?然后回去跑到森林里想这个问题,几年后出来宣扬他的学说,就是佛学,这位少爷就是释迦摩尼;一千年前李熠说的话,一千年中多少帝王将相成枯骨,多少沧海变桑田,一千年后在中国的任何一个偏僻小县城都能听到小孩子用稚嫩的童音背道“浪花有意千里雪,桃花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身,快活如侬有几人。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影响了多少代人?好的东西可以影响人,反过来,坏的东西也可以影响人。比如随地吐的一口痰,可能会把疾病传播给数人;再比如希特勒的一本《我的奋斗》,造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席卷全球,害了多少人?总而言之,从顶小的事情到顶大的像政治、文化、宗教等等,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有不可磨灭的影响,尽管看不见,影响就在那里。好的东西不朽,坏的东西也不朽,善不朽,恶亦不朽。一句好话可以影响无数人,一句坏话可以害死无数人,这就给我们一个人生标准,消极的我们不要害人,要懂得自己行为,积极的要使这社会增加一点好处,总要叫人家得我一点好处。
孔子小时候听一个鲁国人说过,人生有三不朽,即立德、立言、立功。立德不用说,就是用伟大的德行让别人信服,是最伟大的人格,像孔子、耶稣这样;立功就是对国家对社会对群体有所贡献,如我们的民族英雄们;立言包括思想和文学,最伟大的思想和文学都是不朽的。但是立德、立言、立功不应该是很贵族化的东西,它应该是很亲民的,比如一首好诗、随地吐痰、一本书,都是不朽的,都会影响无数人,普通人也能够立德、立言、立功。
总而言之,我们的一言一行都在影响他人,都在立德、立言、立功,都不朽,都有意义。不同的是,消极的人有消极的意义,积极的人有积极的意义罢了。
佛家说人生如梦,人生固然不过一梦,但一生只有这一场做梦的机会,岂可不努力做一个轰轰烈烈像个样子的梦?岂可糊糊涂涂懵懵懂懂混过这几十年?不要丢掉这梦,要好好去做!即算是唱戏,也要好好去唱。
 作者简介 
梁霞,陕西府谷人,偏爱写诗,兴趣广泛,却皆无成就。以诗句描摹生活为乐,以文字诠释生命为快。
◆◆◆ ◆◆
【投稿说明】
投稿请发邮件至:
673025193@qq.com
微信投稿:
13227921162
爱府谷,爱文化,爱生活,
欢迎投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