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资讯

散文诗杂志_湖南传统文学杂志有哪些,投稿电子地址是多少?

湖南传统文学杂志有哪些,投稿电子地址是多少?

  • 湖南的传统文学杂志。
  • 北京:《青年文学》 qnwx@sohu.com《中国铁路文学》 tlwx-7309@sina.com《芙蓉》 yanjiawenl@sina.com 先锋口语 dgm08@163.com 蓝瓴原打工妹诗歌《诗刊》sk1957@vip.163.com《青年文学》 qnwx_ wx@sohu.com 诗歌外二首《中国铁路文艺》zgtlwy@21cn.net《中国文化报》 zhangyu922@sohu.com 诗歌清淡天津:《青春阅读》 youthreading@Tom.com 侧重青春哲理深圳:《石岩文艺》 百位小筑 打工诗歌 shinewish2005@126.com黑龙江省 :《 北方文学》 bfwx@163.com 组诗最后与北方事物有关森林大雪 村庄《 雪花》 jixixuehua@126.com 组诗 生活化《 岁月》 sywxyk@sohu.com 组诗 生活化 乡村《诗林》 hrbshilin@163.com《辽宁青年》文学梦园 散文诗 诗歌 slymao@sina.com sly@LNYouth.cn辽宁省:《辽河》 tougao@liaohewenxue.com 组诗大气《芒种》 mzwxyk@sohu.com 大型组诗《鸭绿江》 yljwxyk@126.com《满族文学》 manzuwenxue@126.com 鸭绿江诗会 大型组诗《大连日报》诗歌专栏 shaoxungong@163.com云南省:《滇池》 Dc5bjb6@public.km.yn.cn 先锋组诗山东省:《时代文学》 shidaiwenxue@126.com《山东文学》 济南舜玉路40号 250002《新诗文》 xsw2484@126.com 济南福建省:《福建文学》 swl@fjwl.com 人生大气 时代社会安徽省:《安徽文学》 ahwx@mail.hf.ah.cn 现代些《诗歌月刊》 合肥市大钟楼邮局 518信箱 230001 曹五木浙江省:《江南》 jiangnanzazhi@21cn.com甘肃省:《飞天》 组诗 ftwxyk@163.com四川省:《星星》 成都市红星路二段 85 号《星星诗歌》 xxxbyk@163.com《重庆日报》 cqljc@cqrb.cn《攀枝花日报〉pzhrb@163.net 诗歌随笔《散文诗世界》sanws@126.com湖南省:《长江文艺》 cjwy1949@sohu.com《散文诗》湖南益阳市sws200412@yahoo.com湖北省:《荆门日报》 诗歌随笔 hxbhbnest@sina.com山西省:《黄河》双月刊 诗歌杂一些 hhzzs20032003@yahoo.com.cn青海省:《青海湖》 zhuln@slof.com 大型组诗有分量的内蒙古:《草原》诗歌大气组诗呼和浩特市乌兰察布西路318号内蒙古文联广州省 :讲门文艺诗歌 打工诗歌宋世安jmwy-songsa@sohu.comsh@dadao.net《佛山文艺》诗歌dxz@dadao.net 打工族诗歌87655877@163.COM 心灵知音罗德远 创业者hntql@163.com 长安报诗歌散文随笔江苏省:《青春》诗歌清新 youth-79@163.com湖北省:《打工知音 》 dgdgdsr@sohu.com 打工其他:《美国常青藤》 ivypoetry@hotmail.com《欧洲梅园文学》 xueniwriting@yahoo.com.cn《新城市诗刊》 linxi209841@163.com《诗词报》 校园诗歌作者投稿邮箱:sgbsnydt……余下全文

初中阅读批注赏析《鲁迅自传》

  • 鲁迅自传 我于一八八一年生于浙江省绍兴府城里的一家姓周的家里。父亲是读书的;母亲姓鲁,乡下人,她以自修得到能够看书的学力。听人说,在我幼小时候,家里还有四五十亩水田,并不很愁生计。但到我十三岁时,我家忽而遭了一场很大的变故,几乎什么也没有了;我寄住在一个亲戚家里,有时还被称为乞食者。我于是决心回家,而我底父亲又生了重病,约有三年多,死去了。我渐至于连极少的学费也无法可想;我底母亲便给我筹办了一点旅费,教我去寻无 需学费的学校去,因为我总不肯学做幕友或商人,——这是我乡衰落了的读书人家子弟所常走的两条路。 其时我是十八岁,便旅行到南京,考入水师学堂了,分在机关科。大约过了半年,我又走出,改进矿路学堂去学开矿,毕业之后,即被派往日本去留学。但待到在东京的豫备学校毕业,我已经决意要学医了。原因之一是因为我确知道了新的医学对于日本维新有很大的助力。我于是进了仙台(Sen-dai)医学专门学校,学了两年。这时正值俄日战争,我偶然在 电影上看见一个中国人因做侦探而将被斩,因此又觉得在中国医好几个人也无用,还应该有较为广大的运动……先提倡新文艺。我便弃了学籍,再到东京,和几个朋友立了些小计划,但都陆续失败了。我又想往德国去,也失败了。终于,因为我底母亲和几个别的人很希望我有经济上的帮助,我便回到中国来;这时我是二十九岁。 我一回国,就在浙江杭州的两级师范学堂做化学和生理学教员,第二年就走出,到绍兴中学堂去做教务长,第三年又走出,没有地方可去,想在一个书店去做编译员,到底被拒绝了。但革命也就发生,绍兴光复后,我做了师范学校的校长。革命政府在南京成立,教育部长招我去做部员,移入北京;后来又兼做北京大学,师范大学,女子师范大学的国文系讲师。到一九二六年,有几个学者到段祺瑞政府去告密,说我不好,要捕拿我,我便因了朋友林语 堂的帮助逃到厦门,去做厦门大学教授,十二月走出,到广东做了中山大学教授,四月辞职,九月出广东,一直住在上海。 我在留学时候,只在杂志上登过几篇不好的文章。初做小说是一九一八年,因为一个朋友钱玄同的劝告,做来登在《新青年》上的。这时才用“鲁迅”的笔名(Pen-name);也常用别的名字做一点短论。现在汇印成书的有两本短篇小说集:《呐喊》,《彷徨》。一本论文,一本回忆记,一本散文诗,四本短评。别的,除翻译不计外,印成的又有一本《中国小说史略》,和一本编定的《唐宋传奇集》。求批注
  • 这篇课文是几年级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