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当代作家联盟?小说】1526期︱湖南王舜良《逮捕》

高端征稿 必须原创首发:校对准确,内容健康,言之有物。投稿邮箱:zgddzjlm@qq.com作者简介
王舜良,研究生文化,退休职员。曾单独著作或与人合著出版《高级旅游涉外礼仪》、《湖南名胜词典》、《三湘揽胜》,刊发诗词及专业论文一批。喜欢休闲旅游、品诗嚼词、看书听戏。
逮 捕 ( 下)
王舜良
在嫌犯家东南面的一个小树林里,郝元刚看了看手机,时间是下午1点50分。他再一次环视了现场。嫌犯住所与两家邻居房屋并排建于一段废堤的南向坡面。屋前是一片湖水,屋后翻过废堤是一条小河。东西走向通公路,时不时有行人和车辆穿行。现场侦破组的三名刑警已于前天就在现场实施侦破工作。按照郝元刚的安排,现在他们已分别进入三家住户,表面是继续了解情况,实际是稳住和监控嫌犯。据现场侦破组通报,嫌犯现在沒有异常表现。他有老毌亲,由于年过八十,眼看不见,耳听不到。还有嫌犯的一个独生智障儿子,今年才四岁,现在和将来都无独立生活能力。嫌犯平时很痛爱这个唯一的小孩。另今天,他家里还临时来了嫌犯的两名弟兄并一个妹妹。
郝元刚安排李高建在西头;何卫国在东头,分别隐蔽下来。自己带着蒋志强准备实施逮捕。狙击手刘孟军在距嫌犯住宅约300米远的土堆后面,控制着屋前的那片开阔地,那里是嫌犯如果拒捕逃跑的必经之路。
一切部署到位,郝元刚又看了看时间,已是下午两点三十五分。他用手机给正在嫌犯朱振宇家的现场侦破组组长刘建国发了一条短信:“准备行动,引蛇出洞。”大约一分钟后,只见刘建国从屋里出来。朱振宇也随之出门。两人边走边谈着什么,随步来到屋前的水泥坪。
这时郝元刚和蒋志强已进到距水泥坪只有三十来米远的废弃土墙后面。郝元刚这次见到朱振宇,距上次与朱振宇分别已有六年时间了。这时,郝元刚突然觉得一股强烈震撼,涌上心头:“多么熟悉的身影啊!这身影曾经对自己是多么亲切、多么重要啊!这还是我当年那个尊敬的班长吗?”
当年两人同在部队时的一幕幕画面,如海浪般扑到郝元刚的眼前。郝元刚从新兵连分到了侦察连,编排在朱振宇班里。朱班长带领全班热烈欢迎新战友,给郝元刚介绍情况,安排铺位,宣讲《条例》,明确任务,训练执勤,摸爬滚打……。第一次军事技术摸底考核时,郝元刚成绩全连倒数第二名。朱班长便每天手把手地教,心对心地讲,肩并肩地练,硬是将郝元刚的军事技术,从“拖后腿”快速提升到“排头兵”。更使郝元刚终身难忘的一件事,是一次手榴弹实弹投掷训练。轮到班里小个子战士徐雷投弹了。小徐拧开柄盖,钩住拉环,向前投出。这时他心里一慌,竟将拉燃了导火索的手榴弹,投在壕沟前的几米处!当时,朱班长、郝元刚和徐雷都处在万分危急之中。说时迟,那时快!朱班长大孔一声:“卧倒!”同时双手闪电般地钳住两个新战士的衣领,往壕沟里一扑。“轰!”的一声,手榴弹爆炸了!万幸的是,三个人都有惊无险……。
想着想着,郝元刚不由自主地心痛起来:“班长啊!你是怎么啦?你实在不该有今天啦……”他反复从内心深处呼唤着。
这时,在一旁的蒋志强看出郝元刚有些异样,小声对郝元刚说:“郝队,你沒事吧?”郝元刚回过神来,说:“没事。”接着,他拔通了狙击手刘孟军的对讲机说:“五号听着,再强调一次,不到万不得已,你不许开枪。非开枪不可时,也只能击伤目标,不得毙命!”“是!”对讲机里传回了刘孟军的回答声。“三号、四号注意,你们如果与嫌犯交手,不到万不得已,不得毙其性命!”郝元刚又给李高建、何卫国再作交待。
在一旁的蒋志强明显感觉到:郝队今天作派有异。已经很明确的问题,这时又在重复。以前郝队从不这样。他一贯是说一不二,干脆利落。这肯定与嫌犯曾是郝队的班长有关。如是,蒋志强又对郝元刚说:“郝队,要不这次,你就别亲自上吧。我和李高建来吧。尽管嫌犯曾经是格斗高手,且身强体壮。但你是了解我俩的,你放心好了,我们保证搞定。”郝元刚转过头来,看着蒋志强,轻声慢拍地说:“我不是担心你们的能力。你可能有些内情不了解。这世上有些感情是永远不可能淡去的哦。尤其是那些血和泪的经历,那是情和命的凝固啊。”郝元刚稍停了一下,把眼光移向远方,好象是对李高建,又好像是自言自语地说:“可是,我今天是在执行任务呀。法律面前哪有情感的空间啰。到今天这个时候,我才真正理解,当年张昂局长亲自逮捕他的妻弟时,那种情感撕裂,那种内心痛击,那种大义凛然。是何等的不易啊!他是在维护法律,他是在伸张正义,他是个人民警察!”
这时,郝元刚右手做了个握拳的手势,调换了话题,对蒋志强命令道:“蒋志强,为了不使嫌犯一开始过分感到突然,挺而走险,你先让他看见。表明身份和来意。如果他要有拒捕迹象,那就是一场恶斗,你就先闪开,让我来对付!”蒋志强深知郝队的脾气,说话算数,便低声而坚定地答应“是!”郝元刚又补了一声:“上!”。
蒋志强虽然是擒拿冠军,有名的抓捕强手,但却长着“书生”外貌。身材高廋,顶着一幅“自然笑”的娃娃脸。他绕过土墙,一闪就出现在离嫌犯只有约三米的转角处。他一边亮出逮捕证和警官证,一边对朱振宇厉声说:“朱振宇,你被逮捕了!”朱振宇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先是短暂一惊。后马上明白,该来的终于来了。他两眼闪视蒋志强及其身后,头脑迅速运转着:“只一人?不可能。肯定已经布网。”朱振宇本能地朝家门里扫了一眼,正好与屋里的弟弟对视。朱振宇向左微微侧身,象是要冲回屋内。“别动!举起手来!”这时,蒋志强已逼到朱振宇面前,右手伸出发亮的手铐,正压向朱振宇的右手腕。这时,朱振宇突然变得凶神恶煞,瞬间双手提拳腰际,两腿左弓右箭,向后跃撒大步,眼光不停地朝墙间通道扫视,企图夺路而逃。与此同时,他屋里的两个弟弟也发现情况不对,各持砍刀冲到口外,被现场侦破组的刘建国正面相阻。蒋志强一看:“敢拒捕!”心想,“郝队料事如神啦,这朱振宇还真是有种,亡命之徒!好啊,我今天就陪你玩一场!”只见蒋志强霍地一跃,侧身提拳、马步转腿、甩头射目,就象一只正要最后一扑的老虎。
水泥坪的气氛紧张得似乎要凝固起来,立刻就会爆炸。
“都不准动!”随着劈雷般一声怒吼,郝元刚闪身挤到了蒋志强与朱振宇之间,两眼直射朱振宇。
随着这一声震吼,全场人都愣住了。特别是朱振宇,就象被雷电击中,呆着。约过三、四秒钟,郝元刚双目紧逼朱振宇,以重锤击钉般的语气,一字一字地说:“朱—振—宇!你想拒捕吗?你害怕了吗?想逃跑,可能吗?现在害怕有用吗?难道你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做吗?难道还要我,把你当年在执行任务时,对嫌犯说的那些话,又对你重复一遍吗?”说着,郝元刚右手一扬,只见李高建、何卫国和刘孟军,以及现场侦破组的另外两名警官,同时从不同方向快速收拢到水泥坪。
郝元刚正要再对朱振宇说点什么。“别说了,郝元刚,求你啦。”朱振宇突然全身一软,瘫坐在地上。嘴里带着哭腔,喃喃地说:“郝元刚,怎么是你呀。怎么是你呀!你为什么要来看见我这副败像啊。”换了一口气,朱振宇又说:“我感谢你呀。今天不是你来,我和我的两个弟弟就可能同时交待了!……”
郝元刚对蒋志强看了一眼。蒋志强立刻将手铐铐住了朱振宇的双手。接着,蒋志强拿出逮捕证和笔,让朱振宇签了名。
这时,朱振宇情绪稍有安定。他转过头,对两个弟弟说:“你们别犯疯,替我管好老娘和那个傻子侄儿。”郝元刚对朱振宇说:“你儿子的事,我会关照的。这个你应该相信我。”听到郝元刚这句话,朱振宇刷的一下眼泪直流,略有释怀地自语说:“这下我无挂碍了。有一支手枪和十发子弹,在堂屋墙角的垃圾篓里。”(全集完)
申明: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图片来自网络)
《中国当代作家联盟》编委会文学顾问:匡文留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相裕亭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吴文茹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岩 波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陈 武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何 华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乐 冰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董 坚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韩 生 作家语文特级教师 杨志明 作家 英特华集团总裁法律顾问:宋维强英特华集团法务部部长 卢学华 哈尔滨十佳律师主 编:李培东(楚狂)副主编:孙永辉(溯草)副主 编:张钊华(枫华)副主编:白晨宁(白金)诗歌责编:王道海(逍遥)布占祥(老骥) 李 立(美纶)王 辉(王子)散文责编:李淑华(牵手)杨 杰(木槿) 管金鹏(蔚蓝)安凤娟(冷月)小说责编:尹淑英(绿地)张淑华(归鸿) 董立华(千里)付培金(夜风)图文责编:孙永辉(溯草)白晨宁(白金)电视台报道《时光的记忆》新书发布会暨李培东作品研讨会
(2018年当代作家联盟精选《时光的记忆》(2019年当代作家联盟精选《飞鸟的天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