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资讯

散文:霜花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霜花
2019-10-30
霜华净碧空。
霜花
文字/香袭书卷
“哇,快来看。草地上一层白的霜花。”
“霜降之后,晴天才会有这样的景象。”
日子过得四平八稳,很久没有发出这种惊喜的声音了。看见霜花,是在很深很深的山里。不是山洼的平地上,而是在水库边的洼地里。露出水面的陆地上,长出浅浅的青草,草叶很细很小。
我是习惯早起的人,十一月底,已经是接近冬天了。清晨六点的空气,清新得令人心情舒爽。再遇上一些大地上的小植物,更是喜欢得不行。又有了一层薄霜的惊喜,日子仿佛就与平日里不一样了。
在城市居住高楼的日子,霜降时节是不明显的,最多是街头的女孩子们换上了薄呢大衣。城市的生活,四季只能从衣物的变换上来判断,不像郊外,一草一木都与我们感同着季节的变化。
临水而立,脚边的霜花轻柔细美,古老《诗经》里的句子就缓缓走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有位佳人,在水一方。”我是俗人一个,与诗经中的佳人,也一同感知着霜降节气之后的美丽。
霜花是细微的,却生性薄凉。像极了诗经中称为佳人的女子形象。在我的印象中,那些至美的东西,都带着天生的距离感。那种与世界保持着距离,关注与内在丰盈的轻寒与薄凉,是迷人却神秘的。人是天生喜欢探究神秘事物的。

“为什么晴天才有霜花呀。”
“因为霜是水气凝结成的,在秋天晴朗的月夜,地面散热,遇到温度骤然下降,于是水气凝结在溪边,桥间,树叶,泥土,草地上,形成这样的六角形的霜花。”
难怪诗人陆游在《霜月》中写到:“枯草霜花白,寒窗月新影。”说明寒霜出现于秋天晴朗的月夜。其实霜对于草木来说,是有保护作用的,它会保护植物不受霜冻的伤害,就像是人们穿上了一件防寒衣服。路边刚冒出的麦苗,被一层薄霜笼罩,有了婴儿般的圣洁。
经过霜降的植物,会更多了一层甘甜,正如一个人经历过风霜之后,会更加通透豁达一样。关中地区树上的水晶柿子,红得透亮。地里的甘蔗,甜味递增。萝卜爽口,白菜有了精气。山里的霜叶,大面积地红了。
小时候,中原地区的霜降时节,清晨起来,会在窗户上看见一层霜花,有时厚,有时薄,形状凸凹不平。薄的地方,用嘴对着它一吹,霜花便变成了水珠,慢慢滑落。这些记忆刻在我的脑海里,总觉得小时候的气候,比现在分明。那时候,冬天的雪,下得很深很厚。
霜降节气那天,写下神农架的第一场雪已经落下。有南方的友人留言,从小长大还没见过雪。南方的霜降时节,霜花也是没有的吧。但是,往北方去,与冬天有关的霜花,雪花,是很常见的。

“霜花和雪花有什么不一样吗?”
“它们的形成不一样,霜是冬天的早晨,地面的气温特别低,近地面的水蒸气遇冷凝华成的小冰晶附着在地面或植物上,这就是霜。雪是在冬天,高空更寒冷,水蒸气被急剧冷却而降温,直接凝华成六角形的小冰晶。雪花飘落时,相互结合,由小变大成为雪片或大雪花,这时,就下鹅毛大雪了。”
霜花来时,季节添了一层轻寒和诗意。说起薄凉,也是欢喜的。我是比较欣赏稍带薄凉气息的事物,总觉得不是那么的急,可以缓慢而延长。霜花,就是把这份凉意向着冬的方向延伸而去。
小时候的窗户,都是木棱的框,一格一格。霜花布满玻璃时,看窗外的景物是模糊的,朦胧中就觉得时节很美,趴在窗户边,一直看着它们,还会用手指画出一些图案。或者用嘴吹出一口热气,趁着热气画出一小块圆圈,透过这个小圆看外面的世界。
直到母亲喊着吃饭的声音响起,不知道为什么,不管是多少年以后,母亲喊着吃饭的声音,就像那些霜花一样,烙在记忆深处,时时响起,经久不散。我知道,岁月的霜华,会带走很多东西,但是心间的亲情与成长的痕迹,是抹不去的。

唐太宗《秋暮言志》:“朝光浮烧夜,霜华净碧空。”唐太宗李世民,其名字和人一样,“济世安民”。想他之所以能把中国传统农业推至鼎盛,也是因为那一颗时时与民间的万事万物,在一起的心。秋霜漫漫光华流转,涤净了一片碧蓝色的天空,那时,菊花开得正浓。时光在他的诗句里,带着一层霜降后的风华。
任是谁也逃不过岁月的霜华,既然秋风已起,心要始终有暖意。深秋的惊喜,就在清晨的一地霜花上。是上天派出的天使,挥舞着银袖,来到人间。天使到过的地方,留下了一地细碎的霜花,护卫着日月里的寒气侵袭。
到了上午十点钟的光景,再次去草地上寻找霜花,它已经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地水珠,在阳光下闪着光亮。深山里的水库边气温比城里低很多,所以霜花易见。城市的高楼,玻璃窗都是双层的,即便是外面的温度再低,也很难再见到霜花趴在窗户上的样子。
生活条件好了,与大自然的景观,也有了一定的疏离。我还是主张城里的人们,在忙碌的生活之余,多带孩子去郊外,到大自然中真正地感知季节。告诉他们:“秋天最深处还开出一种美丽的花,是霜花。”

霜花
图片来源:网络
文字原创:香袭书卷
推荐阅读:
散文:小欢愉
散文:花月美人
散文:属于我的,都将是好光阴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文章原创,感谢分享!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