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资讯

【未名宏观】苏剑:社保征缴改革的宏观经济效应

来源: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电子期刊《原富》2019年第1期总第45期
作者:苏剑(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内容提要:
12月22日在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东方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主办的“东方红·宏观经济与金融市场沙龙”第八次研讨会上,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代表其团队做了关于“社保征缴改革对宏观经济影响”的主旨发言。其通过测算得出结论,社保征缴改革仅通过对上市公司的影响,就能导致全国城镇登记失业率上升0.2个百分点。
社保征缴体制改革原定将于2019年1月1日开始执行,最后关头推迟了。但推迟并不意味着被取消。如果这一改革被实施,将对中国宏观经济产生显著的影响。对此,我们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团队做了一个测算,我代表我们团队在此做一个汇报。

一、社保征缴概况
2018年3月21日,在中央文件中提及“为提高社会保险资金征管效率,将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事业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2018年7月20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明确规定将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工伤保险费、生育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2019年1月1日起正式执行。
2019年1月1日前的社保是怎么征缴的?
社会保险费,即社会保险征收的缴费金额,主要由企业和员工共同分担,具体的缴费金额计算公式就是社会保险基数乘以社会保险缴费比例,其中,基数是指在上、下限范围内员工上一年度所有工资性收入的月平均额。社保基数的上限是指若员工工资高于所在地区平均工资的3倍,则以地区平均工资的3倍作为其社保缴纳基数;社保基数的下限是指若员工工资低于所在地区最低缴纳标准,则以地区最低标准缴纳(最低缴纳标准:养老和失业保险为平均工资的40%;医疗、生育和工伤保险为平均工资的60%)。
以北京为例,企业缴纳的比例分别为养老保险19%、医疗保险10%、失业保险0.8%、生育保险0.8%、工伤保险0.4%;个人缴纳比例分别为养老保险8%、医疗保险2%、失业保险0.2%。企业与个人合计缴纳占比达到40%,从全球来看,这是个相对较高的占比。
社保征缴改革的症结
社保征缴改革对当前经济影响的症结所在就是在原政策执行中存在“少交”的状况。在2019年1月1日前的社保征缴政策中存在社保基数下限的设置,这诱使企业和员工以下限为社保基数上交社会保险费,从而产生了社保少交的情况。
根据国内最大的社保第三方专业机构“51社保”2017年发布的报告显示,全国只有24.1%的企业完全按规定缴纳社保,而75.9%的企业没有按照规定缴纳社保,其中22.9%的企业统一按最低基数缴纳,另外22.9%的企业按企业自行分档基数缴纳,剩下的11.3%企业按固定工资部分缴纳。
以北京为例,直观地了解以下企业(北京)少缴社保情况。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7年北京市平均工资是8467元,假定社保改革前企业和个人按最低基数进行缴纳,同时假定某员工的实际工资额为10000元。从表1和表2可见,仅对月收入为10000元的员工来说,社保下限就可使企业少交1860元/人,实际缴纳的只是应该缴纳的40%;就个人来说,社保下限就可使员工少交640元/人,实际缴纳的只是应该缴纳的37%。管窥一斑可知全豹,可想而知全国社保少交的比例有多高。
二、对社保征缴改革影响的测算
受可得数据所限,我们选用上市公司的数据来做的分析。这里我们只分析上市公司在这方面的问题,以及征缴改革之后可能会受到的一些影响。同时也分析了其对国家宏观经济的影响。
1、数据的选取
研究对象是全部A股的上市公司,数据样本是3537家A股上市公司的数据(剔除异常数据之后的)。数据的内容包括员工总数、工资、奖金、津贴和补贴总额,社保缴纳总额等。数据来源,各省的平均工资来自国家统计局2017年公布的数据,其余数据指标均来自2017年上市公司的年报。社保缴纳比例,为方便起见,将所有企业正规社保缴费比例统一设定为29.8%,员工的缴纳比例设为11%。
我们选取上市公司为研究样本是出于以下两方面原因考虑的,其一,数据可得;其二,上市公司是在中国的宏观经济里面比较优质的公司,也是合规程度比较高的公司。也就是说,此样本反映出的是对中国宏观经济影响的下限,对其他小企业的影响可能更大。
2、社保改革影响总览
三千多家上市企业里面(表3),正规缴纳社保的公司数只有134家,占比4%,其他96%的企业都没有足额缴纳。在这些企业里面,改革后经营困难的上市公司大概会有384家,占11%。全部上市公司缴纳社保总额是4448亿元,如果改革以后,按2017年的情况来算,他应该补缴2779.6亿元。全部上市公司缴纳社保总额是4448亿元,如果改革以后,按2017年的情况来算,他应该补缴2779.6亿元,如果足额缴纳的话,2017年应该缴大概7200亿元左右,但实际上只缴纳了4448亿元,少缴了2779亿元,这相当于企业的成本减少了这么多。
社保支出的增长率,如果交足的话,会增长62.49%,上市公司平均人工成本将上升12%,如果足额缴纳的话,按照我们的测算,导致失业工人数约100万人,失业人数占上市公司总就业人数之比4.6%,仅这一项,将导致城镇登记失业率上升大概0.2个百分点。
3、基于行业层面的社保改革影响分析
表4是基于行业层面的社保改革的影响,分为制造业、金融业、建筑业等行业,实际交的总额,正规社保应该交的总额。如果补交的话,应该多交这么多。表4显示,其制造业的影响最大。制造业是所有行业中社保费用最多的行业,同时也是少交社保总额最高的行业,这可能是因为制造业本身就有较多的就业人数,劳动密集型企业占比比较大,导致少交社保总额比较高。
图1说明了,如果说2017年上市公司完全足额缴纳社保,则所有行业社保支出平均增长率为88.2%,意味着社保改革后,行业平均社保支出将是原来支出的1.88倍。其中,卫生与社会工作行业增长率最高,为181.5%,最低的是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为18%左右。
图2显示的是所有行业的人工平均成本增长的情况,平均成本增长率为11%,其中最低的是电力、热力这个行业,最高的是卫生和社会工作,平均成本会上升15.4%。
4、基于地区层面的社保改革影响分析
从表5可以看到,北京社保缴纳总额实际是1841亿,正规应该缴是2500多亿,少缴了600多亿。在这些省份里,宁夏和西藏是全国社保缴费最少的两个地区,改革后需要多交的社保额也相对较少,这可能是因为这两个地区上市公司数量和员工人数都较少。因为这个只分析了上市公司的数据,肯定反映不了各个省的全貌。
北京市是全国缴纳社会保障费用最多的地区,同时也是改革后,按改革后的方案来交的话,少交额最大的省份,这很可能是因为北京市上市公司数量和员工人数较多,实际数据表明,北京市共有上市公司312家,员工总数567万人,占上市公司员工总数的26.4%,其次是广东省,上市公司数581家,占总上市公司数量的16.4%,宁夏和西藏最少。
图4是是社保改革后上市公司分地区社保支出增长情况。浙江省增长率最高,大概100%多,所有地区社保支出平均增长率为63.3%,意味着社保改革后地区平均社保支出将是原来的1.63倍。社保支出增长率超过1倍的有3个地区,分别是浙江、广东和西藏,这对于西藏来说,没有多少代表性,因为上市公司比较少。社保支出增长最少的地区是山西省,其次是辽宁省,这可能是因为山西和辽宁所属上市公司员工的平均工资都相对比较低,且辽宁省的国营企业众多,社保缴费相对规范。图5是社保改革后上市公司分地区人工成本增长情况。增长最低的是辽宁省,为6%左右,最高的是广东省,大概要增长16%左右。
5、结论
综合来看,我们可以初步直观的感觉到社保征缴体系的改革对中国宏观经济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仅就上市公司来说,如果严格执行社保征缴的话,就可能会裁员100万,也就是说,社保征缴改革仅对上市公司的影响,就会使全国城镇登记的失业率上升0.2个百分点。
(资料来源:本文是作者在12月22日“东方红·宏观经济与金融市场沙龙”发言的整理稿,已经作者审定)




未名宏观(WMECON)
没时间解释了,快长按左边二维码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