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资讯

《歌八百壮士》,不可忘却的四行仓库

最近的“糟心事”一箩筐,先是印度侵占我们的洞朗地区,阿三叫嚣他们不再是1962年的印度了,可我们也不是1962年的中国!再者四川九寨沟县和新疆精河县地震,牵动了无数国人的心,只希望灾难能离我们远些!
这两件事一直都在关注着,可前些日子的一则新闻引起了NINO极大的关注,据《法制晚报》8月8日报道:上海重要抗战遗址——四行仓库,6日深夜惊现四名中国青年,身穿侵华日军军服进行拍照摄影……
Whatthe fuck!没有搞错吧?当我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以为谁又在开国际玩笑,但这似乎并不是玩笑!在四行仓库抗战遗址下穿着侵华日军的军服拍照,还恬不知耻地声称是“故地重游”,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多希望这则新闻被更多人关注,可惜的是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反响,诉诸报端的依旧是火爆的《战狼2》,依旧是娱乐圈的各种八卦,痛心之余,也更是无奈。是啊,谁会关注这些,竟然有评论家以“小孩子不懂事”搪塞过去,可我并不觉得是小孩子的行为。
或许有人会说,他们穿他们的呗,管你屁事,你不看不就行了。是,这不是我的事,可我有把话说出来的自由。他们的所作所为,根本不配叫自己是中国人,有个词儿叫“数典忘祖”,他们的演绎真叫个极致。
我不是少不更事的孩子,也不是义愤填膺的斗士,我只是个冷静观察的行者。历史之事,从来都不能被遗忘,更不能被亵渎,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独立和强盛,离不开全体民众的奋进和拼搏。在历史面前,我们不该妄自菲薄,也不应选择性遗忘。
我们真的太低估某些人的底线了,或许他们从来没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他们只想跪舔欧美日韩。祖国日渐强盛,欧美日韩式微,这似乎是某些人不愿看到的事情,其实仔细想想也对,他们的“亲爹”不行了,能不难受吗?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亲爹”的眼里,他们只是摇尾乞怜的狗,仅此而已。
这TM已经不是“年少无知”了,堪称“不要碧莲”界的奇葩。有正义凛然的网友表示看到这些人会直接上去揍他丫的,我深以为然,揍他们都怕脏了手。这则新闻透露出来的消息,真的只是冰山一角,但却令人细思极恐!
其一,这些人有恃无恐,内心深处根本没有廉耻
他们自己在网上的留言,言语之间轻松自在,就像是一次简单的下午茶后的心得,还在埋怨拍照时,自己的衣服没有塞进裤子了,呵呵,不过他们的心也真的大,没考虑事情的后果,却关心拍照的细节,不怕警察叔叔来查吗?
最后还提到什么“汉奸互助”,似乎“汉奸”对他们而言,不是什么值得羞耻的事情,反而觉得很光荣,真是无语了。8月6日晚拍的照片,而8月13日是淞沪会战爆发整整80年了啊,他们一点都没考虑到为国捐躯的将士,没有考虑到蒙受冤屈的同胞,其心可诛!
其二,这些人组织缜密,已经形成亚文化圈层体系
以前也有类似的“扮演事件”,可这次性质更加恶劣,他们称之为“参加上海事变的皇军将校故地重游”,什么?“故地重游”!你敢大白天站在大家面前说吗?看大家打不死这些鳖孙。
通过他们的交谈,不难看出他们有自己的圈层体系。这就暴露了一个更残酷的事实,那就是这些人是一个组织,在全国范围内都有类似的行动,而这次上海的拍摄活动是有目的、有计划的。看到这里,你难道不会感到后脊梁背冷汗直流吗?曝光这四个人的意义不大,找出他们背后的组织才是关键。
其三, 在历史面前,我们所做的还很少
一遇到事情,我们就立刻反思总结,但有时候这种举措更多是在无用功。从这事可以反映出,至少在历史教育层面,我们是做的不够的,辉煌要提、苦难更要提,但现实教学却是各种教条而枯燥,孩子对自己国家的历史不感兴趣,很大程度是在于教育和宣贯层面。
再者,网络兴起之后,各种无厘头和搞笑段子盛行,特别是否定历史、抹黑英雄、质疑义举等行为,已经严重影响了尚未能正确判断的孩子们,在深沉而厚重的历史上,有些媒体过于娱乐化,轻描淡写、漫不经心地宣贯,有时往往是适得其反的。
历史是面镜子,它能照出国家和民族的荣辱兴衰,后来者从先贤的壮举中汲取前行的能量,才是最为重要的,忘却历史意味着背叛。虽然有些媒体给这四位小伙子面子,还给照片打了马赛克,不过我觉得他们做出这样的行为,就不要怕让更多的人知道并认识,看看到底是谁这么自信地冒天下之大不韪!既然敢做,那就刚当呀!
致敬先烈,致敬英雄
果不其然,事后这几人不约而同地发表道歉声明,说自己是军迷,想拍一组日军到四行仓库谢罪的照片,只是被网友误解了而已。即便如此,哪有谢罪偷偷摸摸大晚上的?但他们的留言尽显嬉笑之奴相、谄媚之言辞,实在令人作恶,这样的哗众取宠、道貌岸然才不是真正的军迷所为。
真正的军迷喜爱军事,但心里是追求和平的,真正的军迷热爱装备,但骨子里是尊重历史的。可这四位的不当行为,说明他们压根就不是什么军迷,他们根本就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即使是道歉,也轮不到中国人假扮的日本鬼子来!自取其辱不说,还真心让人瞧不起。
淞沪会战中冲锋的国军将士,他们中很多人也就20岁左右,当日寇侵犯中华时,这些小伙子毫不犹豫地参军报国。
我们不愿数典忘祖,我们更不愿做历史的罪人。这四人所拍照的四行仓库,铭刻着一段多么悲壮的历史啊……80年前,“八百壮士”死守四行仓库,为了祖国和人民的未来浴血奋战;80年前,“八百壮士”面对数倍日寇的进攻,坚守长达四昼夜,他们的脸上只有一心赴死的凛然和令日寇胆寒的杀气!
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民族英雄谢团长;
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八百壮士孤军奋守东战场。
四方都是炮火,四方都是豺狼,
宁愿死不退让,宁愿死不投降。
……
“八百壮士”奋起抵抗日军的进攻,可歌可泣。
这首《歌八百壮士》现在听来,仍旧令人感怀,让人回想到了1937年的上海,苏州河边,“八百壮士”在上海人民的支持下,以全国民众为后盾,进行了一场可歌可泣的浴血奋战,让日寇看到了中华儿女誓死捍卫主权和尊严的决心。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
1937年7月7日后,日本全面侵华,妄图三月灭亡中国。1937年8月初,上海形势顿时紧张,一直把上海作为战略目标的日本开始大规模撤侨,包船订到8月15日以后。当时日本在上海的侨民超过10万,绝大多数居住在虹口,除了老幼妇孺外,日本军队已向在乡军人会、日本居留民团等组织成员分发武器。
1937年8月9日,日本海军中尉大山勇夫驾车冲击虹桥机场,与中国守军发生激烈冲突,最终被当场击毙。当晚,日本陆军2000余人气势汹汹地乘军舰开赴上海,大战一触即发,这一切和卢沟桥事变何其相像!
8·13淞沪会战示意图,清晰地看出战役的走向。
8月13日夜晚,暴雨如注。突然从虹口、闸北、南市传来了极猛烈的轰炸声与枪炮声。依照张治中将军的计划,装备精良的国军一部攻占日军在上海最重要的据点——虹口日本海军司令部;另一部攻击日本海军在上海唯一的码头——汇山码头,将日军赶到黄浦江里去,这样淞沪抗战可获全胜,但这两个目标均未实现。
8月14日,国民政府发表《抗战自卫书》,宣布“中国决不放弃领土之任何部分,遇有侵略,唯有实行天赋之自卫权以应之”。8月15日,日本宣布全国总动员,成立作战大本营。
昔时国民政府中央军嫡系部队悉数派往淞沪前线,他们英勇奋战,粉碎了日寇三个月妄图灭亡中国的计划。
9月初,日本天皇裕仁召开“九·一八事变”以来第一次御前会议,正式宣布向上海陆续派遣5个师团约30余万人的精锐部队。至此,中日两国上百万军队在上海长达几个月的生死搏杀就此拉开序幕……
8月13日以后,蒋介石尽遣70余万国军精锐,与日本侵略军展开激烈交战。尽管在局部战役上曾取得了重大胜利,但在没有任何天然屏障可防守的淞沪平原,面对海空占绝对优势的日军,两个多月下来,伤亡惨重。
战略撤退,坚守四行仓库
10月26日,鉴于在上海闸北地区的抵抗日渐艰难,蒋介石决定撤出该区绝大多数部队,去守卫上海西郊,同时还命令顾祝同将军让其麾下八十八师单独留守。九国公约签字国将在1937年11月6日举行会议,蒋介石希望以八十八师的牺牲来赢得国际社会的同情和支持。
八十八师师长孙元良通过参谋长张柏亭向顾祝同将军提议:“既然出于政治目的,那么留守闸北的部队,实力多是牺牲,实力少是牺牲;守多个据点是守,守一个据点也是守。”最后顾祝同同意八十八师留下一个团的兵力,留守地点自行处置。孙元良决定,就以四行仓库为据点固守,固守时间为7天,这也是蒋介石向他提出的。
坚守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
在最后撤离时,孙元良觉得一个团的兵力还是过多,决定只留八十八师五二四团第一营,营长为陆军少校杨瑞符,为了加强领导,特派五二四团副团长中校谢晋元作为最高长官,这就是四行仓库守卫战的将士。
四行仓库早先是由省城银行、大陆银行、盐业银行、中南银行共同投资的一个储蓄仓库,这座六层楼高的钢筋混凝土建筑物,位于苏州河西面,它的西边与北边是中国地界,此时已被日军占领;它的东边是公共租界,它的南面隔着苏州河对面也是公共租界。当日军占领上海市区后,这里是唯一一块由中国军队守卫的净土。蒋介石盯着它,上海市民也盯着它,国际社会盯着它,有它在,上海就不算沦陷。
“八百壮士”在四行仓库保卫战打响前,不断地进行演习。
杨瑞符营长接到从闸北前沿阵地撤退的命令,心有不甘,因为他在这块阵地上坚守了2个多月,身边有一半兄弟都牺牲了。当孙元良告诉他撤到四行仓库,一个营坚守7天,掩护全军撤退时,他却有些高兴。明知可能与部下都会牺牲,他却说:“大敌当前,男儿自应以死报国!”
四行仓库守卫战
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奋战,该营经过5次兵员补充,等撤退到四行仓库时,包括谢晋元副团长在内,仅414人。而他们所要面对的敌人,就是以后制造了南京大屠杀的松井石根亲率的日本王牌军第三师团。
坚守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
谢晋元接守了四行仓库后,立即指挥官兵用仓库内储存的物资与沙包,将底楼的门窗全部封死,2楼以上的门窗堵塞一半,以利于投弹、射击。为了警戒并最大限度地消灭日军,谢晋元亲自把握了一支敢死队,沿苏州河仓库两侧构筑起沙袋工事,以阻击日军偷袭。
10月27日早晨,天刚刚亮,日军就在重炮、坦克的掩护下,攻进了早已是一片废墟的上海火车站(老北站)。日军惊讶地发现,这里已空无一人。松井石根不敢相信眼前,在亲自视察后,立即命令部队快速向苏州河北侧挺进。
伺机向四行仓库发动进攻的日军第三师团先头部队。
当时苏州河南岸是英美公共租界,为了保护英美列强在华利益,美国海军上将亨利·欧文率领一支40多艘舰船的特混舰队开进了黄浦江,英国人除了海军中将查尔斯指挥的军队外,还从香港调来了装备精良的加强营。日军虽然骄横,但当时还不敢向英美国家动手。
当日军第三师团的先头部队进攻到四行仓库前,突然遭遇到中国军队的猛烈射击,一下子死伤数十人,余部慌忙撤退。然后日军在坦克的掩护下,从东西两侧同时发动进攻,小孔径炮弹打在仓库混凝土墙壁上无济于事,日军不敢用重炮,怕炮弹越过苏州河,打到美英租界内,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结果,畏首畏尾的日军遭到守军猛烈的火力覆盖,再伤亡数十人。
日军派出十几人的小队强行突击四行仓库,但被一次次地打退。
10月28日,恼羞成怒的日军豁出老本,非要拨掉四行仓库这颗眼中钉,战斗的激烈无法述说。当日军突破四行仓库外围阵地后,有一小队十几个日军潜至仓库底层,企图用成包的烈性炸药炸毁底层墙体,借以打开一个突破口。这里恰是射击死角,如果让日军炸开个大口子,四行仓库的守卫算是完了。
在这紧急关头,忽然一名叫陈树生的敢死队员在身上捆满了手榴弹,立刻拉响导火索后,从六楼跳进了这一小队日军当中,一声巨响后,敢死队员陈树生与十几名日军同归而尽,后面的日军骇然。谢晋元看着楼下的浓浓烟火,他流泪了,他为手下有这样的勇士流泪,他为勇士的舍生取义之英雄气慨流泪。他相信有这样的勇士在,阵地不会丢,中国不会亡!
上海市民在苏州河南岸关注着四行仓库的战况。
原本上海市民在得知国军全线撤退的消息是十分沮丧的,现在突然听到闸北传来的枪炮声,了解到四行仓库还有支中国军队在坚守,极为振奋!无数市民爬上屋顶向闸北眺望,胆大的市民跑到苏州河南岸观望,由上海市民组织的各界抗敌后援会和主要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救亡协会随即行动,十多辆汽车运来的各种物资堆在河岸。
“八百壮士”的由来

1976年所拍摄的电影《八百壮士》,由林青霞等演员出演,真实还原了四行仓库守卫战。
很多人都知道四行仓库中的一件事情,那就是杨慧敏送国旗,林青霞曾在1976年主演过《八百壮士》的影片。当时谢晋元所部匆忙退守四行仓库,并没有携带国旗和军旗,谢晋元提出希望有面国旗悬在四行仓库顶上,以振国威。传闻杨慧敏携带国旗,泅渡过河将国旗送给守卫的将士,但考证下来,人是这样的人,事情却不是。
据一位英国工程技术人员回忆:“当时连接苏州河南北两岸有一根直径达75厘米的管道,他亲自带着杨惠敏通过管道爬到对岸”。这段回忆由英国记者海默写成专题文章,配上杨慧敏的照片,刊登在当时的《时代周刊》上。在曹聚仁与舒宗侨合著的《中国抗日画史》中写道:“女童军杨惠敏送国旗不是游苏州河过去,而是经由隔壁大楼凿开的墙洞过去的。”
勇闯火线,为四行仓库守军送旗的女童子军杨惠敏。
后来杨惠敏在武汉发表的《自述》中写道:“28日夜,当我负着神圣的使命走到垃圾桥附近时,被一英军阻止了。经我多番辩论后,我终于在这英兵的许可之下爬过了铁丝网,随又匍匐在地,爬过了许多沙包堆,约二小时之久,我终于爬到了四行仓库,将国旗献给了谢团副和杨营长。”当谢晋元与杨瑞符从这位10多岁小姑娘手中接过国旗时,情不自禁地行了一个军礼!
杨惠敏问谢晋元今后有什么打算,在场的军人齐声回答:“誓死保卫四行仓库!“当小姑娘问及你们还有多少战士?谢晋元回答说:”800人!”而杨瑞符回忆,之前送出的重伤员也被一一告知:若外界问起仓库中还有多少守军时,统一回答说800人,这就是“八百壮士”的由来!
1937年,日军所拍摄的四行仓库守卫战战场遗址。
10月29日拂晓,曙色微亮。四行仓库的楼顶,站立二十来人,庄重地举行升旗仪式。这一天,数不清的人群忽然看见了四行仓库平台上升起了一面中国国旗,在四周日军“太阳旗“的包围下显得如此光彩夺目,人们脱帽、挥手致意,向英雄致敬,民众的豪情全被激发出来。
“八百壮士”后记
从1937年10月27日至30日,四行仓库的战斗已经打了四天四夜,这引起了中外各方面的强烈关注。10月29日,英美等国派代表向国民政府递交请愿书,要求以“人道主义“的原因停止战斗。
孤零零的四行仓库成了日军疯狂进攻的目标。
蒋介石再三考虑,认为坚守闸北和四行仓库的最初目标已达到,绝大部分中国军队已顺利撤退,并重新部署,这场战斗也引起了西方国家的注意。于是他下令部队于10月31日撤离四行仓库,并委派上海警备司令杨虎与英国将军斯马莱特会面,商议中国军人撤退至公共租界,并与在上海西郊作战的第八十八师汇合。
租界方面出面与日本军部进行了反复磋商,他们极力想让中国军队撤退。日军指挥官松井石根原以为四行仓库至少有一个旅,二、三千人的兵力,因此他答应让中国守军撤退。后来当他从报纸上获悉,造成他第三师团阵亡200多人的四行仓库守军不满800人时,脸上挂不住了。
四行仓库的屋顶被日寇的枪弹打得千疮百孔。
松井石根当即要求:“当谢晋元部撤退到英租界后,必须全部缴械并限制行动自由。否则这支部队退到哪里,日本皇军将追到哪里!”租界当局还是屈服了,可谢晋元与他八十八师五四二团第一营的全体官兵丝毫不知情。
当上海警备司令杨虎派员通知谢晋元率部准备撤退到苏州河南岸公共租界时,谢晋元坚决不答应。因为当他从孙元良将军处受命坚守四行仓库时,他已经立下了“殊死报国,誓于四行仓库共存亡”的誓言。杨虎不得不找来了八十八师参谋长张柏亭,经张柏亭一再劝说,并称这是蒋介石的命令时,谢晋元才同意率部撤退。
“八百壮士”撤退到租界后,上交了全部枪械,限制了自由,并在胶州路被隔离起来。
一向瞧不起中国的英国军人,在目睹了这场“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四行保卫战后,对中国军人表示出了由衷的敬佩。英军驻上海总司令史摩莱少将,亲自来到苏州河新垃圾桥边,指挥英军压制日军火力,掩护勇士们撤退。不过随后租界当局的政客们便兑现了对日本侵略者的承诺,他们解除了一营官兵的全部枪械,并将他们送到了租界西部意大利防区内的胶州路进行隔离。
谢晋元和守卫四行仓库的第一营四位连长。
1937年11月3日,谢晋元率部退出后,南京国民政府发令:所有参加四行仓库守卫战的军官、士兵一律晋升一级。谢晋元从中校团副上升为上校团长,并授予青天白日勋章一枚。
谢晋元戎马照,他一生为国为民,抵御外敌。感恩先烈!
1941年4月24日,谢晋元在四行孤军营操场被4名汪伪76号特务收买的兵痞刺死,年仅37岁。他的遗体被安葬在孤军营宿舍门前的小花园内。国民政府追赠其为少将,30万上海市民得知消息后,悲痛万分,前来孤军营为谢晋元将军送葬。
1983年4月16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在虹桥万国公墓(现宋庆龄陵园)为谢晋元重建陵墓。
1985年9月,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员会批准,将四行仓库列入抗日纪念地。
苏州河畔静静伫立的四行仓库,正在诉说着难以忘却的历史。
2015年9月3日,经过修缮恢复原貌的四行仓库作为抗战纪念地正式对公众开放。
对于誓死保卫祖国的英烈
我们会永远缅怀
对于始终数典忘祖的败类
我们会千夫所指
人在做,天在看
抗战胜利后,汉奸们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图片来自四行仓库纪念馆/澎湃新闻记者赵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