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资讯

枯藤与枯木桩

最近多次近距离接近死亡,很有感触。我们该如何来对待它呢?
高庙村,平常总是绕道而行,这次却一连去了三天。感觉还不错,至少比江南殡仪馆好,那才真是个鬼地方,阴森森的,即使大白天也挺吓人的。高庙村挺高大上多的,富丽堂皇,像宾馆,带仪式的。以致情不自禁地想:要嫁就嫁灰太郎,要死就死在高庙村。它最大的好处:它不让人感到害怕。
平常觉得死远在天边,实际上它近在咫尺。这不,我就亲眼目睹了两桩死亡案例。
一是一根藤。是楼下的老廖种在花盆里的,前面我已经写过了。住在钢筋水泥堆里的人们是渴望见着绿色的。其实,窗外小叶榕的绿叶快要把我们淹没了。而且,我们死后埋在高山之上,定然周边都是苍松翠柏,更大的可能全是野草。所谓野草荒冢、孤魂野鬼是也。但在世,我们就是喜欢绿色。有人说它有助于调节视力,没有的事。我问过专家:只有通过远近来调节,跟颜色半毛钱关系也没有。花盆里种的藤未来可期,尤其是在这炎热的重庆夏天。长得细得不能再细了,叶片小得不能再小了,它居然开了花、结了果。不由让人咂咂称奇。好景不长,气温越来越高,它的大限越来越近。它是从根部开始死的,慢慢向上延伸。就像人的死亡也是从脚开始的一样——慢慢失去知觉,逐渐变得麻木。人即使半身不遂甚至三分之二瘫痪了,也能活,藤也一样,从根部到藤的顶端,绝大部分都死了——叶枯了,藤也枯了,但它的顶端还活着,尤其那几个瓜,它们是最后才死的。
二是几根木桩。教学楼下种了多棵樱花树,春天的时候很是灿烂了几日。好几年了,每年都璀璨数日,烂漫之后即寂寞。今年不同:花落了,叶长出来后没几日它就开始了死亡。让人不得不刮目相待。怎么会死呢?胡思乱想如我:莫非我们办公室又有一个人要早夭?在我们的忐忑与担忧之下,它们一天天枯萎,谁也无法阻挡。我想:等九月份开学时,它们定然死翘翘了。万万没想到的是:开学了,它们是死了,但花木工人并没有将它们伐倒或移除,只是将它们的枝干截断了,留下了木桩。新鲜的锯痕,没有枝叶,但活力十足,原来它尚未死。莫非树的死亡与藤不同是从枝叶开始的?为什么有这样的区别呢?
藤为什么要从根本开始死?树又为什么要从枝叶开始消亡呢?真是因为那根藤结了几个瓜它就愿意为了子女而牺牲自我?樱花树只开了花没结果,所以它无牵无挂,所以“丢车保帅”?从科学的角度分析:那根藤是一年生的草本,所以即使不干旱,它也会死的。而樱花树是多年生的树,即使枝叶枯了又会再荣的,年复一年,它还会繁花满枝头的。我们有时会有意识地赋予它们一些意义,那只是人的臆想与它们无关只与人的自我认识有关。没有意义的支撑,人生的巷道就会塌方。
人的死却是真真切切的,死了就不能再复生,哪怕一秒也不行。除非他是假死。而今科技如此这般发达,研究这样,发明那样,为什么不搞搞长生不老之术呢?比如在人体内注入某些长寿树的基因,或从这些树中提取营养液,人天天食用,是不是可以寿比南山之松呢?我想永生,至少想像树一样活上它几百年上千年。
千万别瞎折腾把自己变成了一根可怜巴巴的藤。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