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资讯

美国人的激情我们学不会

去年第一次去日本,被日本人的礼貌和秩序所折服,把这些故事发到朋友圈,还被朋友骂说,你还没看到日本冷血的一面。我当时不以为然,直到我看到这部纪录片。
纪录片的主人公名叫理查德·奥巴瑞,他是世界上顶级的海豚驯养专家。上世纪60年代,奥巴瑞就是海豚训练和海豚表演的代名词。他创办的海豚表演节目家喻户晓,如果你问那个年代的小朋友你长大后想做什么啊,他们十有八九会说是海洋生物学家。
海豚对人类非但没有恶意而且还很信任。
但奥巴瑞渐渐发现,海豚的微笑是自然界最大的骗局。
在海洋馆不断有海豚死去,一个根本原因是海洋馆里的噪音太大,号称要保护鲸类的国际捕鲸协议(IWC)把海豚从鲸类里边抹去(本来在右下的位置)。
奥巴瑞觉得人生不能这么走下去,他给余生立下一个新的目标:释放海豚。他经过研究发现,任何人类已知的鲸类动物只要经过日本附近就濒临灭绝。
奥巴瑞顺藤摸瓜,发现全世界表演的海豚几乎都来自同一个地方——日本太地町。
太地町是日本的一个海边的小渔村,表面上看它只是全球各地海洋馆来购买表演海豚的地方,但奥巴瑞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海豚先是被渔民围困到一个海湾里,一些适合表演的海豚先被挑走,在市场上可以卖到几十万美金,剩下的将会被屠杀,这样的海豚一条不过几百块钱。
奥巴瑞决定要让全世界知道这个真相,但是光有勇气是不够的。他想起了一个人:路易·皮斯霍斯,《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师,海洋保护协议的创始人之一。皮斯霍斯决定带一个摄制组进驻太地町。
他们需要做的是拍到海豚被屠杀的画面,但是却阻力重重。屠宰场的门口禁止入内。
还收到当地渔民的跟踪、侮辱和阻拦。
不光渔民如此,就连日本政府也在欲盖弥彰。这位日本水产厅的副厅长说,他们已经大大提高了屠杀的人性化。
日本政府在国际上更是信口雌黄,认为海豚并不属于鲸鱼,所以不在禁止捕杀之列。IWC上一些发展中国家迫于日本的金元外交,不得不投赞成票。
奥巴瑞不断把日本的丑闻push到社交媒体上,澳大利亚的一些国际冲浪选手听到了受不了,组团去太地町抗议,他们划着冲浪板慢慢向屠宰场靠近,但是很快被渔民发现。
人在异乡最主要的原则是不跟当地人起冲突,被发现了就撤,不然因为冲突进了局子就不好了。
一个加拿大的憋气潜水世界冠军获得者也加入了摄制组,摄制组让他们半夜潜入屠宰场,安装一个水下摄影机,但是到达当天,这位冠军就被眼前的一幕震惊。

一个深夜,摄制组决定潜入禁区,他们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临行前每个人熟记美国驻东京大使馆的电话号码,遇到紧急情况就打电话求救。为了防止打草惊蛇,他们带来了好多高科技的设备,包括远程红外线摄影机,假势石头做的偷拍摄影机。

总算有惊无险,所有偷拍设备都安装好了,潜水员也顺利地把水下摄影机安装到屠宰场的位置,回到酒店已经是半夜,然后就听到水下摄影机传回来的海豚的嚎叫声。奥巴瑞几度哽咽。
到了早上,安装在山上的偷拍设备又传回了一些画面。

奥巴瑞说,他希望这件事情能在他有生之年终结。
海豚肉其实并不值钱,一年杀一些就够渔民生活的,奥巴瑞不理解他们为何要赶尽杀绝,他曾提出补偿方案,他们一年挣多少,奥巴瑞就筹多少给他们。但是遭到了他们的拒绝。理由是这是他们的文化传统。

奥巴瑞觉得是某些被误导的民族自豪感在作祟。
也许只有向IWC施压一条路了。拍到屠杀画面的时候,IWC正在召开大会,奥巴瑞挂着液晶显示屏进了会场,血淋淋的画面戳穿了日本官员的谎言。
当然,导演的目的不仅仅为了遏制屠杀。

在他们看来,所有社会变化都源于个体的激情。
这是一支英雄的团队。
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海豚肉含有大量的汞,但是为了推广海豚肉,当地政府要求学校向学生免费提供这种肉,但是很快就从太极学校午餐中删除。
也许是看到了真相担心无法向国人交代,曾经支持日本的多米尼加从IWC退席。
水产厅长被开除。
但是大屠杀并没有停止。
怎么行动呢?
2010年,奥斯卡,海豚湾获得最佳纪录长片奖,奥巴瑞举起了一条横幅,请大家发送短信海豚到44144上。
虽然这不是一部制造对日本仇恨的片子,但却让人看到了日本不为人知的另一面。看到的当下,我很愤怒很感动但也很惭愧,为什么拍这个片子的不是中国人?
那些每年918勿忘历史的口号为何不能化身这样的行动,从一个更高的视角去审视人类的残忍?在一篇文章可以挣几十万的时代,还有谁愿意这样不计成本地投入一部危险重重而且不可能有什么回报的内容创作中去呢?
《海豚湾》(请在Wifi环境下观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