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资讯

为什么说“文明码”不够文明?

继健康码后,“文明码”也进入一些城市的管理范围中。
近日,某地上线了一个“文明码”。据报道,该码的推出,旨在构筑文明积分信息识别体系,形成市民文明程度“个性画像”,推动每个市民自觉养成文明交通、志愿服务、垃圾分类、文明用餐、文明礼让、文明上网、诚信守法、厉行节约等良好习惯。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目前该市上线的“文明码”功能较少,虽然官方并未透露将增加哪些用于考察文明程度的指数,但从通告看,部分内容或已纳入考量。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文明码”的系统中,文明积分等级高的市民,在当地将会享受工作、生活、就业、学习、娱乐的优先和便利。
那么这个文明码的出现,真的能代表一种文明的进步吗?这个文明码,真的能让市民的文明程度大幅提升吗?
我的答案是:并不能。而且我还认为这个“文明码”的出现,本身就不够文明。
为什么这么说呢?
1、当文明带有功利性,这种文明就已经不是文明了。
大家仔细看一下报道就会发现,这个文明码的出现,会给市民带来哪些好处呢?
好处就是:形成市民文明程度“个性画像”,推动每个市民自觉养成文明交通、志愿服务、垃圾分类、文明用餐、文明礼让、文明上网、诚信守法、厉行节约等良好习惯,而且文明积分等级高的市民,在当地将会享受工作、生活、就业、学习、娱乐的优先和便利。
发现了吗?这个文明码推出后,一旦市民的文明码分数高,市民就能享受工作、生活、就业、学习、娱乐的优先和便利。
那么问题来了,在这种规则前提下,如果一个市民去做文明事,谁能确定他是单纯的因为素质高才去做文明事,还是为了能得到享受工作、生活、就业、学习、娱乐的优先便利才去做的文明事?
所以说,通过功利性或诱惑性等手段刺激出的“文明”,这种文明严格来说并不能叫文明。因为在功利性的规则下,很多时候不仅不能培养出文明,还会培养出虚伪。
2、文明码的出现,已把那些不懂使用智能手机的老人排除在了文明之外。
从报道中我们能看到,这个文明码,是存在于一款APP里的。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你想要一个文明码,就必须要有智能手机,你才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文明码。
但是目前我们的一个现状是: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我国手机网民规模为8.97亿,互联网普及率为64.5%——也就是说,在中国,是有5亿人是不上网的。
而且据国家统计局的2019年数据,60岁以上的人,上网比例仅为23%。也就是说每四个老人人中,就有三个老人未曾接触过网络。
所以,当这个文明码出现的时候,它其实就已经把这些非网民排除在了文明之外——仅仅因为不会上网,就不能参与城市的文明评分——所以使用文明码评判市民是否文明的评分机制,真的足够文明了吗?
3、除了圣人,谁有资格评判另一个人是否文明?那些给市民的文明打分的人,他们确定都足够文明了吗?
文明码评分机制的出现,必然会出现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谁来给普通人的文明打分?
谁有这个权利?难道是APP的开发者?还是街头或业委会的大妈?还是会设定一些专门的机构,专门盯着市民,然后给他们打文明分?
报道中我们看到,能决定市民文明程度的,有文明交通、志愿服务、垃圾分类、文明用餐、文明礼让、文明上网、诚信守法、厉行节约等行为。
文明交通也许还好说,毕竟目前道路监控已经比较成熟了。但是在垃圾分类、文明用餐、文明礼让、文明上网、厉行节约上,这些关于市民的文明分,该由谁来评?
这些行为是否文明,都是必须凭着主观色彩才能判断出来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除了圣人,谁有资格去评判另一个人的行为是否文明呢?谁有资格给另一个人的行为是否文明打分呢?
而且如果一个人有了对其他人的“文明评分权”后,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该如何保证这个拥有评分权力的人,会不会因为不爽或私仇,而给另一个人的文明分打低分呢?
4、用文明码给市民划分等级,并以此判定谁能优先使用社会资源,这已经违反了现代法律中的平等权。
报道中我们看到,在文明码推出后,文明积分等级高的市民,在当地将会享受工作、生活、就业、学习、娱乐的优先和便利。
但是这些社会资源,只要不是违法犯罪者,只要一个人还没被剥夺一些相关权利,那么他凭什么不能平等享有这些社会资源呢?
在没被剥夺相关权利的情况下,因为一个人的文明分不够高,就不能平等享受工作的权利,这合理吗?
在没被剥夺相关权利的情况下,因为一个人的文明分不够高,就不能正常享受教育的权利,这合理吗?
在没被剥夺相关权利的情况下,因为一个人的文明分不够高,就不能正常去一些娱乐场所,这合理吗?
平等权是中国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是受宪法保护的。任何公民,只要他不是罪犯,没被剥夺相关权利,那么他都应该能依法同等地享有一些社会资源,因为这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
5、用规则模糊的“文明码”折腾个体,本身就不够文明。
中国政法大学的罗翔教授曾经说过,制定规则,必须尽量清晰,而且不能模糊,因为规则一但模糊,就不能给公民的未来带来合理指引。模糊的规则,不仅不具有指引功能,且不具有裁判功能。
因为这种模糊的规则,会让规则执行者都不知道怎么用,而一旦不知道怎么用,他们就会乱用。
我们看看这个文明码,在报道上我们能看到,这个文明码的项目、评分等规则的制定,目前还是极其模糊的:
一个规则还模糊不清的文明码,如此草草上线,会不会让一些人钻空子——比如一些人为了得到文明高分,便到处扶老奶奶过马路;到处在餐馆举报他人不够节约;到处到网络上举报他认为的不文明言论…这种情况下,我们到底该不该给他的文明码加分?
不明确的规则一旦出台,会很容易引起混乱,这就是为什么一个新规则刚出来的时候一定要尽量谨慎、尽量明确的原因。
实际上,个体不文明,大都是个体思想出了问题,而如果一个城市的群体不文明,那大概率是教育出了问题——这种时候,我们应该从教育这个源头上找原因做修正,而不是从折腾个体上做修正。
管理弱者,是最不需要成本的,也是最简单的。但是人类真正的文明,并不是从管理弱者与弱肉强食中开始的——人类真正的文明,应该是从一个社会是否愿意给社会的最弱者提供最基本的同情和保障开始的。

· END ·
我是老莫 欢迎关注
喜欢此文 欢迎转发
长按下方二维码
关注老莫公众号
老莫微信:lliigg22
备注公司与职业更易通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