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资讯

我今天就要告诉孩子,圣诞老人是假的

今天是圣诞节。我又例牌在朋友圈看到了好几篇讲要为孩子守护真的有圣诞老人这个谎言的文章,还都是爆款,好多100000+。这个操作几乎是每年圣诞的标准动作,比TVB一到平安夜就放《真爱至上》还准。
以前我挺为这种事感动的。这样的故事,包含了爱、想象力、浪漫、纯真,政治正确到不行。但今天,又一次面对这个问题,我有了新想法。
插句话,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转变?好像没什么特别因素,可能就是人到中年,变保守了。
保守不是个贬义词,保守也不一定是普世价值的对立面。作为普世价值的追求者,我仍然鄙视那种呼吁封杀圣诞节的论调。但我也并不支持中国人必须把圣诞节当个全民节日来过。
在我个人看来,在现阶段的中国,圣诞节和双11在本质上是一样的,乐呵乐呵就行了,非得过出仪式感,那是强行加戏。
前一段的大热电影《寻梦环游记》给我们普及了墨西哥的亡灵节,我们为电影而感动,可没人要去过亡灵节吧?亡灵节和圣诞节的区别,除了圣诞节近三十年在中国得到了持续而强大的营销推广,我看不出还有别的。
作为孩子的家长,我也并不赞成太生硬地去让孩子必须继续相信圣诞老人是存在的。
我有个朋友,向来对这一套很不屑,提前一晚把给孩子的礼物拆了。当然,这么决绝的手段,我也做不出来。
但我坚持,当孩子开始自发产生“真的有圣诞老人吗”的疑问时,我们就没必要、也不应该再去维护这个谎言了,哪怕它看上去是美好的。
美好不是只存在于童话里。让孩子在适当的时候知道,即使圣诞老人不是真的,这个世界也还有很多其他更美好的事,这样多好。
中世纪的欧洲人把孩子当小型成人,所以在孩子面前开性玩笑、成年人和孩子打闹是被看做正常的行为。后来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家庭结构的变化,人们才逐渐意识到,孩子是特殊的存在。这就是“儿童的发现”。
但是今天我们又走过头了,把孩子当做和成人完全割裂的另一个物种。
我有另一个朋友,平时说话很正常,可是一旦面对六岁的女儿,就立马换了一种嗲到极点的语气,而且多用吃饭饭、睡觉觉之类的叠词,女儿不吃青菜,也要编出一个童话来哄。
这种交流方式是会有后遗症的。
同样,一个上了小学的孩子如果还相信有人会在晚上从烟囱爬下来给你送礼物,我觉得也是会有后遗症的。
当孩子的智性开始觉醒,想要摆脱童蒙的状态,认真地问你圣诞老人是不是存在的时候,你为什么还要看着他的眼睛,大言不惭地告诉他,是的,他会在天上飞、会骑驼鹿、会爬烟囱,这些礼物都是他送给你的?
我们家连烟囱都没有,怎么爬?讲童话也得逻辑自洽吧。
这叫守护纯真?我不懂。
我告诉你我会怎么做。
我会告诉他,圣诞老人是一个虚拟的形象,世界上没有圣诞老人,但是人们创造了他,有了他,给家里人送圣诞礼物,会显得更自然,所以他受到很多人的欢迎,不过那些人可能是因为喜欢收到礼物而喜欢他。
我儿子快九岁了,接受这个没问题。毕竟我在他上幼儿园的时候尽力给他解释过什么叫悖论,尽管没有成功。
我还会告诉他,谁说过圣诞节就一定要送礼物的?咱家没这规矩。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