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资讯

博士之死,不要做中国式的好孩子

点击“原文链接”,收听这篇文章
2017年的圣诞夜,西安某大学在读的药理学博士杨宝德,因为不堪博导周教授的奴役,而投河自尽。
一个月之后,《中国青年报》对此事进行了报道,给我们勾勒出了这个年轻人最后的岁月:周末去导师家打扫,日常打扫办公室、拎包、拿水、去停车场接送、陪逛超市,擦车,去家中装窗帘,以极低的价格(每小时50元)给导师的熟人孩子做家教。
除此之外,还要经常陪导师出外应酬挡酒,在时间大量被挤占和忍受导师各种精神虐待的情况下,杨宝德的科研成果少得可怜,因为不堪巨大的压力和精神折磨,终于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而这是他读博的一年半来第二次试图自杀。
看完了报道,令人不胜惋惜,这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式的好孩子,是那种师长们都会喜欢的青年,据同学描述,杨宝德平时乐于助人,对于别人提出来的要求,从来不知道怎么拒绝,因为会修电脑,身边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就都把电脑送给他来修,上大学这几年,已经帮别人修了近百台电脑 。
可是,也正是由于这样的个性,才让他的导师盯上了他,得寸进尺,对他剥削无度。就像杨宝德同学一语道破的那样,“你那么好用,她是不会放你出国的”。很显然,杨宝德的其他同学也在受这个导师的压榨,但是杨宝德是被奴役得最狠的。
我们当然可以谴责这位教授的行为,也可以责备校方管理上的疏漏。
然而,从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承认一个事实,不懂得拒绝的人,即使在学校没有碰到周教授,走上社会还会遇到周主任、周经理,在职场上,这样的领导并不少见,他们特别会看人下菜碟,总是会不断试探别人的边界进行索取,会一眼认出学生和员工里最好控制的那个人,然后利用自己的权力剥削压榨他们。
从发展心理学的角度来讲,孩子的成长会有两个叛逆期,十四五岁时候的青春期,是对他们未来走上社会都非常重要的时期,这个时候孩子开始学习认知自我,建立自己和他人以及世界之间的边界,很多家长都会在这个时候,感受到孩子的攻击性,那是因为他们在探索边界,当他们觉得自己的边界受到侵犯的时候,哪怕你是他的亲爹妈,都会奋起保护自己的边界。
他们当然是会犯错的,有时候他们自己也搞不清自己的界限到底是在哪里,有时候反应过激,但这都是他们在人生成长中必须要经历的。有时候我经常听到家长夸自己的孩子从来没有过叛逆期,一直特别听话,特别乖。其实这样并不好,一个在该学习确立边界的时候没有学会确立边界中国式好孩子,长大后特别容易成为被别人不断侵犯生活边界的中国式好人。他们大多一辈子活得憋屈,很多人内心的郁闷不敢向外发泄,最后都变成了内戳,很多人身体的疾病就是这样得来的。
经常听到有的家长说,我的孩子青春期的时候一点不叛逆期,一直都很听话,特别乖。其实这些家长有没有想过,一味的要求孩子听大人的话,对大人驯服,乖巧,懂事。长大了后走上社会,会特别容易挨欺负。要知道说“不”是需要勇气的,这勇气是打小一点点磨练出来的。
家长们经常觉得孩子有攻击性是件坏事,稍有一些攻击性,特别是挑战自己权威的就哟啊制止,其实不是的,善良也应该有底线,人要保存攻击的能量和勇气,将来一个人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被人逼急了至少还能咬一口,这时候如果还能有点攻击性,可能就是救命的。
否则就会像杨宝德这样,不仅仅是不会和奇葩的导师说不,对同学也不会说不,他可能从小生活在界限感很模糊的家庭里,孝顺,懂事,尊敬师长,也背负着全家人的希望,这样的好孩子,他们的内心太苦了。所有的攻击性全部被禁止,他不敢表达,最后只会自残。
其实,杨宝德发现自己的导师是这样的人,又不想正面冲突的话,完全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应对,除了对方给自己安排的杂事不要全盘应承下来,三不五时的要找个借口理由推脱,或者消极怠工以外,还可以用各种计划预先把自己的时间填满,比如参加社团或者做家教,出去打工,这样当老师提出所谓的“帮忙”的时候,至少可以立即报出自己的时间安排,而且也并非是在撒谎。
当然,在你这么做的时候,也不要以为你的领导会看不出来你是在拒绝他,这样做只是为了大家不用把这层窗户纸撕破而表达清楚你的态度罢了。也不要幻想从此以后,你的领导不会再试图压榨你,这至少能让他的压榨遇到阻力,这样对方至少知道,你会反抗,没那么好摆布,那么下一次,当他想控制你的时候,就会多少有些忌惮,或者嫌麻烦,转而去寻找新的目标。不要对这种人的承诺怀抱期望,他们想要的是易于控制的忠犬,绝不会真心诚意地帮助你发展。
世界上并没有什么既指向人际关系的无限融合,又可以守住自己边界的完美办法,特别是当你遇到那种完全没有界限感,却偏偏拥有决定你命运的权力的人。成熟的人不过是在权衡利弊之后,不断地做出选择。不信你问问那些职场老鸟,谁都能给你讲几个类似领导的故事,大家各有各的方法,但都是再战斗中不断的学习说不,不断的习得各种生存的技能的。
杨宝德并不知道,按照学校规定,他硕博连读已经满一年,其实可以自降为研究生,先拿个研究生文凭,而不是像他以为的那样,不把博士读完,连研究生文凭都没有。
但即使没有研究生文凭,为此而轻生,因为这种导师的折磨,就丢下那么多真爱他的人,也是一种最糟糕的选择。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