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资讯

换作是你会不会反抗

聊城杀人案,有人说欠债的苏银霞不是啥好人,欠债不还,被打活该。你那么书生气,真是没见过欠债不还的滚刀肉。苏银霞不是第一天闯江湖,她找高利贷借钱,不知道这些人?高利贷都敢不还,砍手剁脚,也是咎由自取,这些人只是殴打脚踩打耳光,现实中高利贷讨债比这还狠。这次讨债是过分点,也不能捅死人吧。
好吧,那我再说句实话。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我身上,那天我也会捅那个流氓。
不是在逞口舌之快,而是说那个情境之下,我不会比于欢更有自控力。很多人不顾情境,轻描淡写说:“不就是讨债嘛,那么不能把人捅死吧。”
不是说那人罪当处死,也并非蓄意杀人,只是在当时情境下,动刀乃是尚有气血者的正常做法。即便后来认罪领刑,也能慷慨陈情,请求宽大。眼看母亲受凌辱,却被按住无所作为,我想将来会衔恨终生吧。
看报道的人知道(很多人说报道不靠谱,那看法院判决书),=案件之所以发生,不是讨债过程中,双方争执推搡,一步步激化矛盾,错手杀人——讨债团伙是没底线的流氓,他们一开始就挑起,并且蓄意地羞辱,激化矛盾。从殴打,脚踩,直到脱下鞋捂嘴,羞辱一步步升级。
最惹眼的细节是,领头流氓脱下裤子,露出下体。有报道是说,那流氓掏出生殖器往苏银霞脸上蹭。判决书则说,对方脱下裤子,露出下身。
至于有没有往她脸上蹭呢?现在成了罗生门。
老实说,我更加相信报道的说法:一个流氓,不是露阴癖,在受辱女人面前,露出下身,纯粹只是展览?不管怎样说,猥亵举动和意图很明显。
案发前一天,债主让小弟拉一泡屎,把苏银霞的头按进马桶。我在网上找出处,基本是苏银霞接受采访的说法。后来又找到苏银霞的丈夫于西明的求救帖,2016年4月份写的,距离案件发生才十几天,帖子石沉大海。帖子也提到了“抓进我老婆的头发按进马桶”。
从讨债过程看,无论债主还是打手流氓,他们都深谙凌辱的套路。凌辱既是为了取乐(这样的心理变态者现实中是存在的),也是有意而为之。通过凌辱来摧毁意志,迫使对方乖乖就范,这些人都很明白。无论是辱骂,用鞋底捂脸,打耳光,播放淫秽视频,还是脱下裤子露出下体,这不都是一整套侮辱升级的做法吗?
如此大费周章,他们要讨的钱是多少钱?十七万而已。若债主本身没钱,手头着急用钱,逼急了,下狠手讨债,多少尚能理解。对于本案而言,并不存在这种情况。一个房地产商,还到处放着高利贷,他手头缺这十七万?
讨债如此凶狠,不是迫不得已,无非是觉得:既然你欠了债,我还要对你客气?拳脚相加你受着,不下点手段,你不知道“我的厉害”。黑社会流氓的心态,从来都类似。在他们眼里,欠债者与奴隶无异,可打可骂,实在有必要,断手断脚也行。侮辱而已,那又怎么样,谁让你欠我债?虽然只有区区十七万而已。
内心暴虐的人,稍微占点道理,往往也要逞其凶恶。不要说欠十七万,就是欠一百块钱,都有人敢于拳脚相加,理直气壮。打你是活该,谁让你欠我钱!
在小房间里围困一个小时,又打又踩,对方都把生殖器掏出来,你说这只是吓唬?警察来了没用,打了声招呼出门去,想追出去却被阻拦下来,继续围困,坐受侮辱。你让我缩着脖子接着忍?既然我都摸到刀子,我还能不捅你?!
案件还有个细节:于欢掏出水果刀,大喊:“都别过来,过来攮死你。”杜志浩不以为然,还往前凑,这才被捅一下。(此贼当时只是受伤,开车到医院后,还与人发生冲突,这才把命送掉)。
杀红眼的于欢,接连捅了几个人,包括一个转身逃窜的郭彦刚。有人说,郭彦刚从身后被捅伤。人家都要跑,你还从后面摊,还不算故意伤害吗?
对这类巧舌如簧的讼棍之言,我只能竖起中指。换做是我,当时谁离我近,我会捅谁。你说你无辜,和你无关,请问你刚才站在哪一边,为什么离我这么近。想想看,如果当时水果刀被夺去,我有命没命不知道,被猛揍一顿,肯定逃不脱。
那些人说,既然借高利贷,不知道他们就这样讨债吗?欠债挨打,不是活该吗?
我并不认为欠债就该挨打,还要受着这等的侮辱。凡是认同欠债理当获得挨打的人,都是贱骨头。
我不是反对高利贷,事实上绝大多数高利贷,他们也不这样讨债。没有哪张高利贷借条写着:逾期未还,任打任骂,随意处置。放债者凭什么觉得债权在手,就能为所欲为呢?
正确的思路应该是:债权止于财产。穷尽暴力以外的手段,债也要不回来,只能视为垃圾债处理。放债之前要有风险管理。什么时候开始,债权凌驾于人身权利之上呢?
这两天,看到微博很多人说“欠债不还,被打活该”,我似乎看到他们的日常。稍微有点纠纷,就想拳脚解决问题。只要占点理,就把人逼到死角,把你的人格尊严踩在脚下。对于这样的人,你不振怒反抗,他们就是活埋了你,也会觉得理所当然。
相关文章阅读讨债亦有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