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资讯

【新诗刊新人】张聪:我只期盼遇着采蕨草的彝女

张聪:我只期盼遇着采蕨草的彝女
◎ 第三子
时间在公元某年某月某日
第三子诞生了
哭声惊破了天机
第三子是个神奇的孩子
支格阿鲁的宠儿啊
他说:把低矮丑陋的土房拔掉
低矮下面,我们只会更低矮
丑陋之中
我们只会更丑陋
他说:把低矮的土房下面更低矮的牲口棚
拔掉
把牲口赶出去,该杀的杀
把低矮的土房下面所有陈旧的东西搬出去
搬到阴沟里去
让阿猫阿狗玩去
我们需要比文明更文明的东西
来装饰我们的心灵
我们需要比科学更科学的东西
来组建我们的头脑
支格阿鲁的宠儿啊——
第三子
他说:来,父亲
给我一把砍刀
我要砍掉挡在光明之路的野麻
砍掉火棘和桂刺
砍掉所有带刺的和即将长刺的生物
我要劈开山脉,劈开河流
劈开森林和火焰
来,父亲
给我一把屠刀
我要屠掉蛰伏在光明之路的猛兽
屠掉狡猾的魔鬼和不安好心的神仙
为了寻求光明之道
为了把希望、
爱和真善美带回来
带回这片被遗落的古老的土地
我将遇鬼斩鬼,遇佛弑佛
我是第三子,我的体内奔游着支格阿鲁的血液
我的古老的祖先啊
他早在鬼神的脑海里
在猛兽的眼睛里
深深地镌刻了族人的勇猛无敌
啊!第三子啊
诞生在公元某年某月某日
他说:醒醒吧,沉睡的
和即将沉睡的
假若你们一直沉睡下去
我也要杀掉你们,砍下你们懒惰
无耻的头颅
来祭奠希望之神灵

饮下这杯滚烫的血酒
我就踏上征途
太阳的岩浆啊,滚滚而来
涌进我的心田
我要开启未来的金门
第三子啊
诞生在公元某年某月某日
注:支格阿鲁,彝族神话人物。
传说是彝族的祖先,是雄鹰的儿子。
◎ 月夜的诗
无眠的人,你看,你看
月亮是那颗结在
菩提树上的硕大的蜂房啊
蜂蜜一滴一滴往下掉落
啊,诗人——
你是唯一的贪婪的人
伸出你苦涩的舌头
舔舐这入骨的蜜糖吧
看吧
空寂之下,尸横遍野
山把山的尸体埋掉
坟墓上长满了风声鹤唳
一颗树把黑手伸进大地的心脏
它想把大地的心脏一把扯出来
后来所有的树都参与其中
可是它们永远无法触及
那深藏不露的大地的心脏所在
这灯火辉煌的人间欲海
毒烟袅袅升起
一直飘升到那神秘的远方的天国
那被熏瞎了双眼的
除了满天眨眼的星星
还能有谁
而那扑哧着翅膀到处乱飞乱窜的
是个什么怪物啊

有人曾偷偷告诉我
那三月的春风
是个爱偷听的家伙
它曾偷听到了
喉咙里长刺的人在到处散步谣言
而耳朵里长满苔藓的人
却也信以为真
而我
作为无关紧要的人
这一切都与我无关
我只想回到那头沉睡的狮子的背上
我寂静的耳朵只能听见
猫头鹰圆溜溜的眼珠子
一颗一颗
掉进自己一声低一声高的咒语里
我喜欢猫头鹰以及它悚然的夜歌
猫头鹰是沉睡的魔鬼的闹钟
◎ 我只期盼遇着采蕨草的彝女
雨后初晴
我只期盼遇着采蕨草的彝女
在古曲拉达那潺潺的溪水边
她背着她父亲为她编制的竹筐儿
一手提着布鞋
踩着清澈见底的溪水
眼眸汪汪
倒映着春天和天边的云彩
啊!初放的野山茶花啊
你粉红色的花瓣儿
怎能和我的姑娘美丽的脸蛋上
那神奇的高原红相媲美
啊!森林间刚睡醒的杜鹃鸟啊
你单调重复的歌曲儿
怎能比我的姑娘纤纤玉指
抚弄出来的口弦声婉转多情
啊!阴湿的蚂蟥啊蚂蟥
你怎能如此贪婪地吸吮我的姑娘
那处子香甜可口的鲜血
雨后初晴
我就期盼遇着采蕨草的彝女
在溜波崂唝那青青的牧野上
她穿着她母亲为她缝制的百褶裙
轻度的劳累使她的胸脯跌宕起伏
两颊羞红
晶莹调皮的汗珠子啊
一滴一滴从她的额头滑落
啊!含苞待放的野丁香啊
你亭亭玉立的神情
怎能和我的姑娘红润的脸蛋上
那深情的酒窝相媲美
啊!草原里刚睡醒的百灵鸟啊
你枯燥无味的歌曲儿
怎能比我的姑娘圆润饱满的歌喉
哼出来的歌谣空灵缥渺
啊!狠毒的藿麻草啊藿麻草
你怎能如此无情地亲咬我的姑娘
那处子吹弹可破的肌肤
注:
①彝女:彝族女孩。
②口弦:彝族乐器。
③古曲拉达和溜波崂唝:
彝语谐音。均为地名。
◎ 雪山的献诗

请把门窗锁
直到黎明时
才能打开
让乌鸦飞过
乌鸦带着疾病
毒药以及咒语
这是一片不幸的土地
幸运的人
已所剩无几
今夜
我想起你的威仪
也想起人类曾经的尊严
我的双眼噙满泪水
我想大声唱歌
可我的声音早已嘶哑
我找不到赞美的歌词
牧羊人
就住在山麓
牧羊人是幸运的人
牧羊人有三种东西:
神圣的净土
母亲的黑色
和父亲古老的腔调
◎ 我不会喊疼
既然不能赐我一片蓝色的天空
那么总可以赐予我一把锋利的大剪刀吧
请一刀剪掉我的两只翅膀
不要剩一根羽毛
我不会喊疼
既然不能让我一眼洞穿善恶
那么就赐我不分黑白的眼睛
就让我在太阳的流光中彻底瞎掉
我不会喊疼
我从不奢望遇见天使
是否能让我看见真正的魔鬼
我已经磨好弑魔之剑
是否可以让我一剑砍掉魔头
让我把它开膛破肚
或者让它把我撕碎
让它掏干我的五脏六腑
我不会喊疼
◎ 穿红色衣服的女人
我距离她不足一丈远
这个美丽神奇的人间尤物
高挑标致的身段
长发及腰,她的高跟鞋
红色的高跟鞋
有节奏地发出哆瑞咪嗦
我想尽了人世间一切最销魂的形容词
我还是找不到最销魂的形容词
我见过她
在某一本名著上或者在某偏精彩绝伦的文字里
可是现在她就在我眼前
穿红色衣服的女人
和我
两段肉体之间不足一丈远
我在她身后
我是一只蹑手蹑脚的公猫
我只能做一只蹑手蹑脚的公猫
我怕惊着她
于是我对自己说:落步无声
落步无声,你这只丑陋的公猫
不要惊吓了我的美女
啊!三月的春风
贪婪地舔舐着我的每一寸裸露的肌肤

我想把每一寸肌肤都裸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像街道上那个气宇轩昂的邋邋遢遢的疯子哥们儿
三月的骚风啊
伸出火辣的舌头
舔舐吧
我的肉体和我的灵魂
此刻只属于她
穿红色衣服的女人
上帝啊
此刻我什么都不要
我只要这只人间尤物
千万不要回头
千万不要回头
哦上帝
我不信奉你
我只信奉穿红色衣服的
女人
简介:张聪。彝族。教师职业。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新诗刊平台收稿:新诗 古体 散文诗 散文 杂文 随笔
主编邮箱:893843893@qq.com
收稿提示:没有在其他公众号发过的优秀诗歌及文章
本期编辑:苏 苏 邮箱:3343641161@qq.com
特别提醒
投稿时,作品不少于8首,照片不少于3张,附带个人简介。须知:来稿在平台推出(无稿费),纸刊选稿在平台。入选后有样刊薄酬。刊物邮箱:893843893@qq.com
编辑 | 苏苏
阅读,让一切有所不同
欢 迎 关 注
新诗刊
新诗刊合作联系微信号:sxszxsk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