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蛋糕培训学校

“鸿门宴”是如何分蛋糕的

《鸿门宴》的故事相信大家都很熟悉,司马迁以秦末刘邦赴项营请罪,最终顺利逃出虎口为主题,讲了一个精彩绝伦的故事。
只不过,这个钻象牙塔的史书界巨擘,对于政治的理解还是有一定的偏差,广义上的鸿门宴是一场瓜分反秦胜利果实的漫长谈判,不仅要进行多轮会谈,而且谈判桌上也不会只有项羽和刘邦两股势力。
因此,刘邦也不可能只参与了一次与项羽的私会,要知道,那些没有参与鸿门分赃大会的诸侯,是没有机会得到封地分享反秦胜利果实的,刘邦一旦不参与谈判,那么汉中都可能拿不到,只能当一个蜀王。
而项羽和范增这边,就算想杀刘邦,也不会在鸿门宴上搞“项庄舞剑”的刺杀,项羽只是楚国的上将军,连齐桓晋文那样诸侯长的位置都没有,杀了刘邦就会导致自己主持分封天下的合法性荡然无存。
这就像后来汉末的那次“十八路诸侯”会盟类似,会盟解散之后大家相互杀得人头滚滚,但是在会盟现场,盟主是不会允许出现刀兵相向,否则就没有分蛋糕的合法性。
司马迁在没有亲临现场的情况下,依然能把台词、神态,甚至坐席都描绘的惟妙惟肖,不得不慨叹,这位太史公公绝对称得起我们自媒体小说家的祖师爷。
当然,去掉人物描写再来看内核,把项伯对应库什纳,把军演演习对应樊哙持盾,就会明白几千年来的谈判交易都是换汤不换药的,大家都是私底下做交易,台上不停的做极限施压。
手握绝对优势兵力和一众盟友项羽,需要逼迫刘邦出让利益,才能犒赏章邯、司马欣、董翳这些跟着项羽混的红脖子们。
但是,项羽又不能真的撕破脸皮,因为此刻的主要矛盾,是各国建制派和军事强人之间的斗争。
而靠着子弟兵上位的项羽,其思路非常清晰,那就是拉拢各国的军事强人,打击各国的建制派。
我们看一下在鸿门宴几个月漫长的分蛋糕期间,军事强人出身的项羽是怎么玩“套路”的:
杀了秦王子婴,秦国一分为四,封楚将刘邦封为汉王、封秦将章邯、司马欣、董翳为雍王、塞王、翟王。
把楚义帝赶到偏远的长沙后,楚国一分为四,封自己为西楚霸王,封楚将英布、吴芮、共敖为九江王、衡山王、临江王。
把齐王巿赶到偏远的胶东,封齐将田都为齐王,封齐将田安为济北王。
把燕王广赶到偏远的辽东当辽东王,封燕将臧荼为燕王管理燕国
把赵王歇赶到长城边上当代王,把赵将张耳封为常山王管理赵国。
把韩王成赶到韩楚边境只留一小块封地,把赵将申阳封为河南王控制韩都洛阳。
把魏王豹改封西魏王赶到了山西平阳,把楚将司马卬为封为殷王控制魏国的河内。
所以,历史如果读透了就会发现,项羽这个靠着江东子弟上台的军事强人,在分封诸侯的时候,有一条铁一般的标准,那就是交好各国的军事强人,联合他们一起去打击建制派。
就像项羽先后杀掉了秦王、楚王、燕王、韩王,名士收割机的曹操对孔融荀彧也敢下手,这些靠着寒门军功子弟们上台的军事强人,他们可以肆意的杀建制派,
但是,就像曹操在许都的时候顶着谋士们的压力不杀刘备,项羽在咸阳的时候也会顶着谋士们的压力不杀刘邦,他们不能对投降自己的军事强人们动手,只能好好养着。
这背后不仅仅是战略的考量,还有阶级和屁股。
作为楚国将军的项羽,不可能做拉着诸侯搞扩张的齐桓晋文,只能跟搞衣锦还乡的战略收缩。
同样,这个局面搁到现在也有相似之处,特朗普跟马克龙默克尔等传统盟友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但是会支持英国特朗普、巴西特朗普甚至菲律宾特朗普,对于俄罗斯、朝鲜、伊朗等国的“刘邦”们也都表达了惺惺相惜和友谊。
甚至昨天,面对国内建制派的集体围剿,特朗普还给被美国冤杀的伊拉克军事强人萨达姆翻案了…….突然感觉棺材板都快按不住了……
回顾历史我们就会明白,刘邦们跟项羽是利益分配的冲突,就像太史公记载的,“白璧一双,玉斗一双”就能够搞定,谈完回去就可以剁了“曹无伤”。
但是项羽跟各国的建制派的冲突,是不可调和的结构性冲突,只要初步稳住了关中,这位西楚霸王马上就得全军会师,解决建制派的义帝。
所以呢,此刻的刘邦,需要借助张良主导的妥协,尽快让项羽回师打内战,趁机通过RCEP将巴蜀和关中连为一体,才能奠定未来楚汉争霸胜利的家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