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资讯

世界正在经历一个变局

远去了焦躁的五月,迎来了充满不确定性的六月。
随着单边贸易主义兴起以及投资者对全球经济前景担忧,中美两国股市蒸发严重。仅5月而言,标普500指数累跌6.58%,创下去年12月以来最大单月跌幅,是1960年代以来第二差的5月,市值损失超超过20万亿人民币。而5月沪指同样下跌5.84%,市值损失近4万亿元人民币。
在充满变数的岁月,一个变局即将迎来。你、我、他,作为这个框架中的一员,将亲身经历这一切。
近期,许多关系时政的人士都接连关注到了一些消息:
政治上,中国正式发布白皮书,即《关于中美经贸磋商的中方立场》,不仅揭露了美国出尔反尔的三个过程,还确强调了中方在原则问题上坚决不让步的态度。
而在几天前,官媒人民日报罕见用了“勿谓言之不预”这一组外交词语。回顾历史,中国在外交上用过三次,分别是1967年7月3日对苏联用过一次,1962年印度军队对中印边境侵犯时用过一次以及1978年越南军队对中越边境侵犯时用过。
经济上,商务部动用“稀土”王牌以及宣布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此外,在六一儿童节当天,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已正式对原产于美国约600亿美元进口商品清单中的部分商品,分别实施加征25%、20%、10%的关税。
经济决定政治,政治反映经济。
这些“偶然”与“必然”背后,是由全球上空两朵盘旋的“疑云”引发而来。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1)全球经济增速跌落至低谷,且复苏缓慢。
2)东西方思想文化激烈碰撞。
一、全球经济现状
在第五轮康博周期中,信息技术革命为全球经济快速增长奠定基础。
1991至2001年,中美国经历了快速发展的十年。当时的背景是苏联刚刚解体,而随着全球冷战结束,世界各国的主要精力放在发展经济中。
互联网泡沫出现后,虽然主要经济体受到了一定冲击,但并未影响全球经济反弹。美国的苹果、微软、facebook、亚马逊等企业,中国的华为、阿里巴巴、腾讯等企业,皆为信息技术革命孕育下的伟大企业。
不过,随着2008年金融海啸爆发,这一繁荣现状开始被打破。随之而来的是欧债危机、大宗商品暴跌。
近几年大家也能看到,全球经济火车头的中国出现了经济下行压力。2009年推出的“四万亿”大放水,短期起了刺激作用,但副作用是货币超发(老百姓感觉手里的钱缩水)以及不断上涨的房价。
许多人对去年央行和财政部的互怼记忆犹新,这场隔空骂战本质上是政府如何调控的问题。与中国类似的是,发达国家也相继进行了三次货币宽松,不断印钱撒钱,这些货币宽松越来越不管用,于是政府又将目光放到财政政策上。
2016年之后,美、欧、日等国家陆续开始了扩张性财政政策,直接的后果就是政府债务的高企。目前美国政府债务/GDP目前已经逼近二战时期的高峰,日本政府债务/GDP已经远超二战时期的高点。而中国,为了平稳经济系统,在2018年去杠杆后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例如民企和上市公司遭遇了流动性危机。
有经济学家称目前我们处于康波周期萧条期。政府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作用是调节经济,而影响经济的变量是人口变动以及全球贸易分工变动。
首先,廉价的、年轻的劳动力短缺会成为经济增长的瓶颈。伴随全球人口正在步入老龄化,这将对未来全球的宏观经济层面产生巨大的影响。根据世界银行的预测,未来二十年世界的劳动力增长率将从2%左右下滑至不足0.5%。
中国作为全世界最大人口国,社会出生率却创下新低。老百姓不敢生孩子的根源是高房价、高物价以及高教育费。收入是影响的因子,而经济的好坏又影响了居民收入。
其次,国际贸易分工效应在减弱。自WTO框架出来后,不断有新的国家加入全球化分工。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和“最大的消费市场”,一方面提高了全球整体的供给能力,另一方面随着经济的发展又反过来提高了全球的总需求,刺激了全球整体经济的高增长。
但在中国加入WTO后,创下的经济奇迹引来了西方的敌视。在西方人眼里,中国享受了全球化太多优惠。
拥有高科技垄断优势的西方一直赚取着发展中国家的高额利润。为什么演变成如此境地?
这就得联系西方的文化思想。
二、“西方式民主”与东方思想激烈碰撞
美国国务院的政策规划主任凯润·斯金纳不久前发表观点表示中美间的竞争是真正的两个文明和两个人种间的争斗,并进一步宣称“这是第一次我们面临一个非白人的强大竞争对手”。而几个月前,美国副总统彭斯也发表了一个充满敌意的演讲。
回顾中美历史,主要分五个阶段:
阶段一:二战期间中美属于盟友,共同抗敌法西斯日本、德国。
阶段二:二战胜利后以及1979年建交之前,中美基本处于对抗状态。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集团对苏联为首的华约集团以及中国采取封锁。
阶段三:建交后以及苏联解体前,中美进入蜜月期,这期间美国对中国采取拉拢策略以抵抗苏联的扩张势头。
阶段四:苏联解体后美国重新定义中美关系,把中国当作是其战略竞争对手。共和党选择的是边打边拉,民主党选择的合作,但也对人权等问题发表看法。这期间中美打打和和,2001年美国轰炸中国南斯拉夫大使馆事件以及中美展开WTO谈判就是典例。
阶段五:特朗普政府上台后正式搅局全球多极化的政治经济格局,政治上对朝鲜、伊朗、委内瑞拉采取强硬态势,经济上对中国、欧盟展开贸易挑衅。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抬头,经济全球化遭遇波折,多边贸易体制的权威性和有效性受到严重挑战。
“中国威胁论”从来没有缺席,以往多半都是政客的某些伎俩。现在,那些熟读罗马史的美国人们已经改变了认知,并将一位奇葩的70岁老人推到了世界权力的中央。根据2019年5月的盖洛普最新民调,特朗普的支持率达到46%,创下任内新高。更重要的,他正带领美国形成一种可怕的共识:抑制China,让美国继续伟大。
同样,西方学者一直宣扬所谓的自由、民主观念。
实际上,西方式民主并不适合所有国家。在“第三波民主浪潮”中,很多照抄了西方民主模式的新兴国家却陷入了危机,“民主崩解”的故事持续增加。有些国家虽然还勉强维持“民主”门面,但早就蜕变为被家族政治、部族政治、金钱政治把持的劣质民主。
如今,资本主义全球化陷入困境,当西方式民主无法通过温柔手段宣传时候,它带有侵略的本性就出现了: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兴起,一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过河拆桥、以邻为壑。
而中国传统文化中一直倡导“儒家文化”:“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中国对外政策是不扩张主义。以明朝的郑和下西洋为例,古人的文化本性是富强时兼济天下,萧条时自我发展。而在遭遇重大危机之际,国人又能形成团结一致。例如,“华为事件”再度引燃了民族主义思潮。
当然,我们也不能任由民族思潮走向极端。民粹主义的悲剧几十年前已在日本上演,这是对我们的宝贵历史经验。
三、结语
爱德华七世曾经评价他的侄子德国皇帝威廉二世:“威廉是一个恃强凌弱的人,而大多数恃强凌弱的人一旦被制服,都是懦夫。”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每一个大国崛起的背后,都有一段苦难历史。真正的大国应是民富国强且拥有“软实力”的国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