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资讯

札记(二)—— 西西弗斯的巨石


写作是整理思绪的绝好方式。
所有投资大师,以及交易大师都保持着写作的良好习惯。
而每个夜晚,我都在面对着虚无的数字,以及大量的文献。
我经常保持深夜写作的状态,因为这能使我清醒,使我看清自己。
我仿佛能够看穿最恶毒的谎言,直击最深刻的本质。
然而往往事物的本质,是令人哀伤的。
在交易复盘里面记录自身的困惑,以及点滴对金融这博大精深领域的积累以及笔记。我的困惑,连同我对世界的疑问,不断被凝练在我的文字里。无论是赌场里的21点,百家乐,德州扑克,还是全球汇率市场,股票市场,期权市场,甚至是虚无缥缈的Github代码库里,我比许多同龄人更早意识到,钱流动的地方,就有真相,底层代码所能表达的,就是系统最脆弱的环节。
如今的时代,投机者可以凭借着个人电子设备,只要你懂得代码,懂得剖析财务报表,再懂那么一点互联网以及加密技术,以及一点资金和交易技能,你就能够做许多事情。同时你也能够知道很多,学校和教科书甚至是传统思维里最致命的错误。
而在这过程中,我逐渐意识到,投机者的生涯,是在和自己进行卓绝的抗争。毕竟在最有钱的首富里,没听过几个是赌出来的。投机者的本质,和猎人类似,除去黑暗森林中的不确定性,我们仅仅能够依赖我们长期以来磨练出来的嗅觉以及生存技巧。
投机以及交易是一门门槛绝低的行为,因为赌博实在太容易。
而这门技艺,实在是太难精进。声称精进它的人全部被葬在了欲望之渊里。
人们总是在疯狂和激进中先是失去自己的理智,再来是自身的尊严,最后是自身的人性。
大学时代看到了MIT 教授Edward Thorp教授的Beat the Dealer,至此对金融投机以及概率重新改观。我旧有的对世界的认知重新的被颠覆。真正把我带领到金融和投机大门的,仍然是索罗斯的著作。
在我的初中和高中时期,我一直认为自己会成为一个极其愤怒而又废柴的哲学文青,要么会成为一个三流的漫画师,运营着几个破旧的垃圾网络站点,时不时发布一些过激言论。我一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坦诚来说,我曾经并不认为数学,概率,物理学有任何鸟用。对我来说,这些概念还不如尼采的超人哲学,或是卡尔波普的理论来的有意思,既可以意淫自己是查拉图斯特拉,又可以活在小确幸里。
是索罗斯宏大的金融炼金术(The alchemy of finance) 激发了我对金融世界,这一抽象概念的无穷欲望。确切来说,是一种最纯粹的好奇心,挽救了我走向天桥底垃圾桶生活的宿命。在这本书里,我看到了人的行为,以及错误的偏见,最终如何形成错误的行为,最终摧毁了经济社会,而人类社会又是如何在这样的废墟中重生,并且最终迸发巨大的生机。
也就是说,哲学这门鬼东西,其实还是可以换点银两的。顺带还能搞点事情。
这很明显是符合我的尿性的。一个学渣最后能够努力一下的,那就是梭哈了。
人类本身如同受诅咒的西西弗斯一样。我们不断地将石头推到山上。
我们不断地建设,又不断地摧毁。
不断地生长,最终又归于原点。
西弗斯以其狡猾机智闻名,他的机智令他囤积了大量财富。当他感到死神桑纳托斯差不多来时,他就蒙骗桑纳托斯带上手铐,结果地上再没有人进入冥界,人们停止对冥王哈得斯进行献祭,宙斯命战神阿瑞斯去西西弗斯那里释放桑纳托斯,桑纳托斯立即摄走西西弗斯的灵魂,西西弗斯临死前叫妻子不要对哈得斯作献祭,哈得斯及冥后佩尔塞福涅等不到献祭,西西弗斯就希望哈得斯放自己回人间,叫妻子作献祭后再回来,然而西西弗斯并没有依约回到冥界,这激怒了哈得斯,哈得斯再派桑纳托斯去摄走西西弗斯的灵魂。
由于西西弗斯太狡猾,他被判要将大石推上陡峭的高山,每次他用尽全力,大石快要到顶时,石头就会从其手中滑脱,又得重新推回去,幹著无止境的劳动。
西西弗斯源于荷马史诗。同时是科林斯的建城者和国王。
推石者和国王,这两者形成了最滑稽的荒谬。
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推石者们,也在这样的罪与罚中。
在金丝雀的牢笼中,他们将无一幸免。
他们将不断地推动历史的巨石。
这不是预言,仅仅是可笑的童话。
我已经闻到带着鲜血的气息,沿着那幽暗的黑暗丛林。
等待巨石滑落的那一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