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资讯

黄顺杰:超自然“馆长”现象

中国早点-台面下
作者:黄顺杰
因为美中台复杂又特殊的三角关系,台湾总统参选人一般会在大选前一年启动访问美国的行程,而这条不成文的“规定”向来被戏称为“面试”。不论蓝绿(或白),候选人一定竭力安排会见当地政要,并在智库发表演讲,好证明自己获得美方支持,展现自己具备处理台美关系的领导人能力。而如今,有志大位者在岛内似乎还有多一关“面试”需要闯——网红“馆长”。
馆长何许人也?其本名陈之汉,40岁,是一家连锁健身馆创办人兼执行长,“馆长”绰号由此而来。五年前为宣传健身房,馆长开始投入直播,因为有问必答,又大胆指出其他健身教练的错误而逐步累积支持者。慢慢地,直播内容也从健身指导扩大到畅谈人生,即使厌恶政治却忍不住天天评论时事,加上他作风剽悍、出口成“脏”,不一会儿功夫就培养出一大票“馆粉”。有分析形容,馆长是“台湾民众情绪的破口”,许多庶民放工回家看馆长骂人,可抒发一整天的怨气。截至目前,馆长面簿粉丝将近98万,直播最高8.8万人同时观看,是台湾当今数一数二的网红。
“馆长”陈之汉作风剽悍、出口成“脏”,培养出一大票“馆粉”。(台湾《自由时报》)
看准馆长如此强大的吸睛能力,台湾政坛A咖无不抢搭这班顺风车。尤其去年地方选举,更让馆长的网红效应大爆发,各路参选人马如台北市长柯文哲、新北市长侯友宜、高雄市长韩国瑜和台南市议员谢龙介都“排队”亮相馆长直播,连民进党主席卓荣泰今年初上任前,也到被视为同温层以外的馆长“拜码头”。而随着明年总统大选的选情日益加温,一言一行都能成为新闻的馆长更是有意问鼎大位者的同框首选,特别是愈发被边缘化的前行政院长赖清德和前新北市长朱立伦都先后与他直播。
即便是拼连任的总统蔡英文也抵挡不住馆长的魅力。国防部日前邀请陆战队退役的馆长客串主持军方“爱国教育”节目《莒光园地》,蔡英文“意外”现身探班。形象、立场天南地北的两人以取巧的方式合体,虽成功制造话题,却也引来非议。有人批评蔡英文利用军队政治操作,有的则炮轰过去对民进党执政有诸多怨言的馆长成了墙头草。
在网络直播盛行的时代,政治人物与网红搭配无可厚非。原因很简单:网络的触及率高,而且传播效果更直接、更真实,比传统方式如一板一眼地接受主流媒体访问更加有效。再者,政治精英也可借助这些“接地气”的网红淡化高冷的刻板印象,展现平易近人的一面。像是“老蓝男”前立法院长王金平,在仿效美国深夜谈话节目的《博恩夜夜秀》中就毫无忌讳地让主持人摸头,令观众又惊又喜。
而数据和选举结果也都证明,这套网红策略确实奏效。例如最早掀起这股政治网红风潮的柯文哲,去年与艺人邰智源合作的《一日幕僚》不但拉抬自己,还捧红幕僚“学姐”,突破1300万的观看数至今更是无人能破的纪录;去年与馆长直播的三位直辖市长参选人也都如愿当选。
不过,这个趋势并非百利而无一弊。在讲求真实、不造作的网红世界里,政治人物若操作稍有不慎,很容易被火眼金睛的观众看穿,进而产生反感,最后适得其反。但这也只停留在政治人物的个人影响层面。深层来看,政治人物搭上网红的现象还可能弱化社会该有的议题讨论,甚至进一步鼓吹社会里的反智风气。
根据2019年影响力行销报告,网红行销规模已庞大到足以成为一个产业,市场值连年增长,今年的规模上看65亿美元(约90亿新元)。随着竞争越趋激烈,靠当网红为生的人要守住饭碗,得不断开拓广告分润、付费订阅、广告业配等吸金渠道,这也意味着网红得面面俱到,尽可能讨好各个受众群体。
在这个前提下,与政治人物合作的网红就必须站稳政治正确的立场,他们与政治人物的交流和互动也将以娱乐性为主要诉求,即便有访问环节,也都是“做球”让对方表现。严肃的政治议题经过简化、综艺化的处理虽容易让市井小民消化,却也为政治人物提供了闪躲、逃避检验的空间,同时让社会失去可深入思考或讨论课题的机会。诚然,敢怒敢言的馆长可没在怕,直肠子的他经常犀利提问,令政治人物直冒冷汗,但毕竟术业有专攻,况且馆长“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只要自己爽就好”的态度,也都让议题讨论流于表面。
有学者坦言,“馆长们”的崛起,与社会知识分子未尽职责有关。他们认为,知识分子若能善待弱势、言之有物,尽到监督政府的责任,“馆长们”也就自然找不到舞台。
不过从现实来看,“馆长们”短期内不可能消失,各阵营的总统候选人下来只得乖乖去接受“面试”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