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资讯

心底荷花

势力纷华,不近者为洁,近之而不染者为尤洁;智械机巧,不知者为高,知之而不用者为尤高。—《菜根谭》投资时间长了,便会觉得投资到最后是心力的一种较量,包含了对纷繁杂染世界的包容,包而容之,故有承载与生养力,能呈现巨大生机。虽然包容,但终归明白“什么是正确的事”并一以贯之,打开玄妙之门。投其巧不如用其拙,故而我常与同学交流,观察之后的老实彻行尤为难得,它是发现机要秘密的钥匙。本文摘自《莲花里盛开的孤独》,透过弘一法师的故事让我们理解内心的力量。———–
弘一法师托钵游历杭州时,恰逢日寇大兵压城,满城商店闭门打烊,百姓纷纷背井离乡逃难,几个原本准备接待弘一法师的故交因忙于送家人避难而没有及时等到弘一法师。  到杭州时,弘一法师已囊空如洗,他一路打听着到灵隐寺挂单,因为大兵压境,寺内的和尚已倾寺外逃,只有一个德高望重的方丈和一个小和尚留守寺中。弘一法师来到灵隐寺外,但见寺门紧闭,寺前麻雀悠闲觅食,车马几乎绝迹,大师敲开寺门,那个看守寺门的小和尚不认识弘一法师,不耐烦地对法师说:“现在城外日寇大兵压境,我们寺里的和尚都四散逃命去了,哪还顾得上你这云游僧人呢?别来这里挂单了,你赶快到别处逃命去吧!”说着就咚地关上了寺门。弘一法师无奈,只得忍着辘辘饥肠,拖着几乎迈不动的老腿离开了灵隐寺。  离开灵隐寺后,法师无处可去,只好信步沿西湖一路走去。此时恰值五月,西湖之水丰盈澄澈,湖中微风徐徐荷花盛开,走到离灵隐寺不远的一个湖岸,只见湖中荷叶田田,洁白的荷花云朵一样绽开在湖面上,大师顿觉心魂澄澈,万物清朗,不觉停下脚步,遥对荷花在岸边坐了下来。  中午时分,守寺的小和尚经过湖边,见早上被他拒绝的云游僧人没有远去,还在寺前的湖岸旁席地而坐,小和尚好奇地走上前去说:“你这个僧人,还不赶快到别处逃命,坐在这里做什么呢?”弘一大师闻言,头也没回,只是指着湖中的朵朵莲花说:“你快坐下来看,这荷花开得多么的好啊!”小和尚一怔,又劝弘一法师说:“荷花开得再好,哪有性命要紧?你还是赶快走吧,几朵荷花哪有性命重要!”大师不理不睬,依旧痴痴地遥望着湖水中的荷花,小和尚无奈,摇摇头叹息一声拂袖走了。  回到寺里,小和尚对方丈说:“不知从哪里来了个痴僧人,早上来咱们寺里挂单,被我拒绝了,劝他还是逃命要紧,不想他竟被西湖中的几朵荷花迷了,现在还坐在湖边呆呆地赏荷花呢,我好心好意又去劝他走,他却不理不睬,只说荷花开的真好,还邀我同他共赏荷花呢,你说这和尚是不是太痴呆了。”  方丈一听,立刻责怪小和尚说:“你怎么不开门让他进来呢,这样的僧人一定是得道的高僧啊!”小和尚不解地说:“看他蓬头垢面痴痴傻傻的样子,可能是个疯僧,怎么能是高僧呢?”方丈叹了口气说:“大兵压城,他却不去逃命,挂单被拒,他却不马上另投他方,几朵荷花却能让他如痴如醉置生死于度外,不是心地澄明,四大皆空的高僧,谁能做到呢?”方丈站起来说:“快,快带我去见高僧!”  两人来到湖边,见那僧人果然还在如痴如醉地赏荷,方丈忙施喏说:“不知高僧来敝寺,请高僧海涵!”弘一法师回过头来,一指湖中说:“瞧,那荷花开得真好啊!”   方丈小心翼翼问:“敢问大师法号?”那僧人说:“贫僧法号弘一。”  “弘一?”小和尚大吃一惊,难道他就是名扬四海的弘一法师啊?在寺里安顿下弘一法师后,小和尚问方丈说:“你怎么能知道他就是高僧呢?”方丈说:“一个在乱世中能胸藏荷花的人,他不是佛,也是距佛不远的人,怎么能不是高僧呢?”  是啊,一个胸藏荷花的人,如何能不是佛呢?胸藏荷花,胸存美好,只要你心里有一朵荷花,就早晚都能飘逸出自己生命的清香。
– End -加入我们请@jiaoyilian201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