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资讯

德国华人语出惊人:巴黎圣母院不需要重建!

巴黎圣母院是否需要重建
倚天

疏忽的火灾,成功的救火

2019年4月15日,对于巴黎人和全球古建筑爱好者是个噩梦。18时50分左右,巴黎圣母院发生大火,失火点位于教堂阁楼。经过4百多名消防员9个小时的彻夜扑救,16日凌晨,大火被扑灭,建筑物的整体结构得以幸存。大火导致木质尖顶和中后部屋顶完全被毁,其石制的拱顶大部分得以保存。
尖塔被熊熊大火吞噬(网络图片)
巴黎圣母院的历史可追溯至12世纪。在法国施行政教分离后,巴黎圣母院属法国天主教会而并非国家所有。由于法国天主教会近年来财政困难,巴黎圣母院一直难以得到修缮。火灾发生时,圣母院正在接受一项为期十年、总花费约六千万美元的全面翻修工程,屋顶周围竖立了脚手架,石头和青铜雕像已经从场地上移除,为装修做准备。巴黎圣母院建筑的尖塔周围是十二宗徒铜雕像,分为四组,每组三个,每组指南针一组。四个群体中的每个群体之前都有一个动物象征着《四福音》作者之一:象征圣路加的阉牛,象征圣马可的狮子,象征圣若望的鹰和象征圣玛窦的天使。在火灾发生前几天,装在塔顶上的十二宗徒雕像都被拆除进行修复,因此逃过一劫。
巴黎市检察部门在火警发生后数小时内下令巴黎市警方就火警起因进行调查。调查人员于4月17日进入教堂内进行调查,次日,巴黎市警方发言人对外公布,火警可能是由于电线短路而引起。4月15日的18:20, 教堂内的火警警报器响起,消防队接报到场。但教堂的保安人员和消防员并没有发现明火。教堂工作人员毅然决定疏散教堂内的人员和游客。18:43,火警源头仍未能被发现。最终发现火头时,火警已一发不可收拾, 消防队要求增援。
因为圣母院的重要性,巴黎市消防部门有应变方案,并且定期在教堂进行火警演习。对于这次真正的火灾,消防部门的灭火策略为:主要派遣消防员进入教堂内部灭火,而只派出少量消防水炮车在火场外射水,因为消防部门担心水炮车射出的高压水炮会对教堂外部结构造成破坏。消防队同时调动备有消防水泵的船只从塞纳河吸取河水救火。除了4百名消防员参与灭火,其他应急部门亦调动百人进入教堂内协助运出教堂收藏的文物。消防部门未采用飞机进行灭火,以免致精巧的建筑结构彻底倒塌。包括耶稣受难时戴的荆冠碎片、圣丹尼及圣金维夫的遗骨等3件圣物,17世纪巴黎金匠行会捐给圣母院的76幅画作、装饰在塔尖的公鸡铜雕在内的大部分珍贵藏品都幸免于火灾。除一名消防员受重伤,没有其他人员伤亡。
4月22日,巴黎圣母院主管神甫帕特里克·肖维宣布,将以“过失损毁”为由与国家提起联合诉讼。他认为,圣母院火因可能是人为疏忽或电线短路。帕特里克·肖维解释说,巴黎圣母院归国家所有,内部配有桌椅家具、音响设备和投影仪器等。这些都属于教堂财产,但如今都已无法正常使用。帕特里克·肖维表示,法律诉讼的主要目的有二:一是教堂和国家提起联合诉讼,以启动保险理赔程序;二是查明火灾原因。
帕特里克·肖维表示,如何安排“技术性失业”的67名工作人员是必须解决的事项,至少要为大部分人安排工作,直至重建结束后回到圣母院。根据法国1905年颁布的有关政教分离的法律,全法共有包括巴黎圣母院在内的86座教堂被收归国有。作为主管政府部门,法国文化部地方文化事务局负责巴黎圣母院的日常管理、维护和修缮。此外,巴黎圣母院门前的广场则属巴黎市政府财产。作为著名的历史文化遗产,巴黎圣母院每年除迎来1300万游客参观外,还要接待大量外国领导人、外交官员和文化界人士来访。 这座8百年历史的古老建筑,终于承受不住风吹日晒、雨雪雷电、空气污染、拥挤踩踏,燃烧了。
巴黎消防部门的救火行动是成功的。接下来显而易见的是:重建圣母院。15日当晚,法国总统马克龙亲临火灾现场,并誓言5年内将重建巴黎圣母院:“我希望在5年内重建这座大教堂,建得比原来更美丽,我们办得到。”他表示向全球建筑师征求设计,以重建圣母院尖塔。为此将开展全球范围的募捐。重建期间,圣母院将完全关闭。巴黎圣母院每年接待约1300万游客,如果修复需耗时10年门票收入预计将损失超过177亿欧元。
火灾前的圣母院南侧(左)和大火后第二天(右)的圣母院,尖顶和橡木屋顶完全不见了(网络图片)

重建:看似可行,困难多多

总统一句话掷地有声,然而实际上远非想象得那么简单,最大的困难不是资金。法国人对曾经辉煌的法兰西文化一直心存自豪感,即使它已在二战后衰败。现在,表现的机会来了,法国富豪们慷慨解囊:15日,法国富豪、奢侈品制造商开云集团的董事长弗朗索瓦-亨利·皮诺表示将为此捐款1亿欧元。随后,法国首富、全球第四大富豪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集团所有人贝尔纳·阿尔诺在社交媒体上宣布将以家族和全体员工的名义为重建圣母院捐款2亿欧元。道达尔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普扬内表示捐款1亿欧元。欧莱雅集团表示捐款2亿欧元。法国游戏公司育碧宣布捐款50万欧元,并于4月17日宣布在当日至25日的一周期间免费赠送《刺客信条:大革命》,鼓励所有希望帮助重建的玩家为大教堂捐款。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等国际富豪也纷纷表示将捐款以帮助重建圣母院。短短一周内,重建圣母院募集的捐款已逾10亿欧元。教堂总神父帕特里克·肖维表示,捐款将主要用于浩大的重建工程以及上千的人力。肖维表示,他目前并不清楚圣母院重建成本的确切金额,但可以明确的是,最后的剩余部分也会用来资助由法国著名媒体人斯泰凡·博恩负责的文物保护基金会。该基金会主要以发行彩票的形式为修复古迹筹资。
12世纪时为了修建圣母院的木屋顶和尖塔,总共砍伐了52英亩(约315亩)的1300棵橡木建成双塔尖。由于木质构造经历了数百年的风雨后,早已腐朽不堪。18世纪时原装的木质塔尖被移除,重建了单尖塔。为了保证木材的直径和长度达到标准,重建巴黎圣母院所需要的橡树的树龄需要在200年到300年之间。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一名研究人员估算,重建巴黎圣母院大约需要3千到5千立方米的橡木,这就意味着需要2000棵橡树。皮埃尔·罗伯特伐木公司说,法国境内的成规模森林中大多都有橡树存在,而且这些橡树品质良好,树干的直径和长度都处于较高的标准,重建巴黎圣母院,法国的橡木储备很充足。然而,一次性砍伐这么多古木,是对森林资源的浪费,况且是几百年的古木。为了满足虚荣心,法国人太过奢侈了。
巴黎圣母院木屋顶内部结构(网络图片)
尽管总统庄严发誓,富豪慷慨解囊,伐木公司信誓旦旦,然而,法国有无人力、物质、法律以及足够的技术资源来实现总统重建圣母院的雄心?这是一个前人从未尝试的巨大工地。大火刚被扑灭,“修旧如旧”和“与时俱进”两种声音就开始争吵。看来短期内不可能有结果。
马克龙随口说出的“五年”能做什么?法国历史建筑修复企业集团共同主席费德里克·勒道夫表示:五年显然不够,因为必须要有几个月时间清理事故现场,恢复安全。然后还需要六到七个月做出诊断和评估,给出修复方案,还需要投入大量人力。有些过程是不可压缩的,尤其是材质干燥过程至少需要数月。随后还有安置一个巨大的外罩来保护施工现场免受恶劣天气袭击。在他看来,在没有保证其坚固的结构情况下,不能先把木梁安置上去。按原样修复需要十年到十五年时间。完成这一巨大工程需要大批古建筑专家、建筑师、石匠、木匠、瓦匠等多种人力资源协同作战,最终投入的人力将超过千人。
法国行政手续繁琐冗长,然而此次法国政府迅速专门召开重建巴黎圣母院会议,会后,总理菲利普周三宣布一系列措施实现总统的雄心,包括向全球征集建筑师征求尖塔设计。在经济停滞、财政赤字难填、贫富差距加大、社会矛盾重重的情况下,马克龙政府不惜举国之力重建圣母院,究竟应不应该?有没有必要?不知是有意还是巧合,马克龙的重建时间表恰逢2024年巴黎夏季奥运会。一位不愿披露姓名的法国建筑师批评马克龙太狂妄。对一座千年丰碑,把尽快修复作为原则,本身就是错误。
诚然,圣母院是法兰西文化之瑰宝,也是世界建筑史上哥特式建筑的代表之一。但是,即使倾举国之力将其修复,也不再是百分百的原件。历史上被毁的古迹很多,柏林纪念教堂挺立着残破的身躯,与现代版的新教堂比肩而立;圆明园只剩下荒草间的石头:雅典卫城、古罗马如今是残桓断壁,却不妨碍它们成为人们心目中的圣地。在晨光和夕阳下,倾听古老的遗迹讲述久远的故事,也是一种情怀。然而,爱虚荣的法国人没有这种情怀。
相关链接:
错过巴黎圣母院,盘点世界五大教堂。
【沈诗任笔】在巴黎圣母院被烧之时,与其齐名的科隆大教堂引起更多关注
为巴黎圣母院哭泣 从此,世界有了伤心
【德国快讯】巴黎圣母院遭大火焚烧 德铁火车再次遭袭 蔬菜之王新鲜上市 夏季轮胎该不该换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转载需与本公众号联系,并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 “德国华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