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资讯

不想生孩子,为何反而是社会的进步?

作者 | 罗浩峰
据统计,三国时期,约5200万臣民被战争吞噬,相当于当时人口(5300万的)的98%……
满汉时期,1644年群雄逐鹿中原,约8000万生灵惨遭涂炭,这片土地人口锐减……
回望五千年华夏历史,中国曾屡次陷入巨大的人口危机漩涡之中。
时至而今,人口危机似乎再次席卷而来,这一次不止于中国,而是全人类都陷入“低生育率”的恐慌。
其实,透过“人口危机”的表象,我们还可以看到更多,最深层次的思考是:而今的人口危机现象,到底在表达什么?

1

东亚人口危机交响曲:
东京哀嚎,广东“雄起”
5月5日,东京官方数据显示,日本儿童人数为1533万人,连续38年减少,并刷新45年最低记录。
与此同时,日本儿童占总人口比例,也创下历史最低至12.1%。
日本人口危机,近些年似乎已陷入无解状态,就在东京人口危机更加严峻,形势面临雪崩时,邻近的中国广东,却超过传统的生育大省山东,成“中国最能生省份”。
官方的一组数据,或许能解开背后的猫腻。
广东省统计局日前发布的分析称,2018 年末,广东省出生人数 143.98 万人,比上一年度少出生7.65万人,但二胎大省”山东出生人口132.95万人,比2017年少了42万人。
原来并不是广东新增人口突然增多,而是传统的生育大省山东下降的更猛,比烂之下,广东自然就能逆袭山东,成为中国新的“生育一哥”。
不仅仅是广东、山东,据官方的统计数据,整个中国的人口形势,都不容乐观: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我国出生人口1523万人,创1952以来历史最低值。
如今,不仅仅新生人口数据创历史新低,更忧心的是,中国人口老龄化也在不断加剧。
按照国际惯例,如果全社会65岁以上的人口,超总人口的7%,那么,很遗憾,这个国家,就事实上进入了老龄化社会。
中国这个比例不仅超过7%,更是高达10%,这意味着,全中国每10个人口中,就至少有一位需要赡养的老人。
与此同时,随着1962到1970年出生阶段的1.57亿劳动力(已普遍处于48-58岁),将逐步进入退休阶段,中国的老龄化,未来或将更加严重。

2

为何中国会出现人口危机? 从计划生育时代的忧心人口过剩,到如今的人口危机频现。
短短的几十年中,历史因素和现实的无奈,共同催生了当下的人口困局。
1、历史的宿命
上世纪八十年代前期,中国人口爆发式自然增长,但是低下的社会生产力,显然无法支撑起如此庞大的生存需求:
20世纪50年代初,中国人口自然增长率,就已从1.6%飙升至2.3%;
1962年至1973年,短短十年间,由于三年自然灾害的补偿性生育高潮,中国人口增长再次加速,接近失控状态,尤其是在1963年,出生率更是破纪录达到4.3%。
高出生率之下,中国的总人口,也迅速的从1965年的7.25亿,极速狂飙到1971年的8.5亿。
同时期的中国经济几乎是一穷二白、处于开疆扩土的状态,除了刚开始几年,由于经济基数低,增速一路领跑外,后续的二十多年,不仅增速缓慢,甚至还数度出现负增长的状态。庞大的人口需要生存,而低下的社会生产力,却对此无能为力。
以至于,舆论开始从曾经的“人多力量大”,迅速转向“为人口太多而焦虑”。
控制人口增长的计划生育国策,也在舆论的千呼万唤中,开启了国家主导生育权的时代。
然而,后来的事实证明,这种人为的生育干预,虽然短期抑制了人口爆炸式增长,但却导致了第四轮婴儿潮未能出现,从中长期来看,为四十年后的人口危机埋下伏笔:
2018年中国出生人口降至1523万,创1952以来历史新低;育龄妇女规模见顶下滑,截止到2030年,20-35岁主力育龄妇女规模将比2018年减少29%, 与国际相比,中国生育率下降的速度,更是前所未有,不仅远低于2.45的全球平均水平,还低于1.67的发达国家水平,甚至就连早就进入无欲望社会的日本,都不如。
2、现实的无奈
都知道高房价是最好的避孕药,但在如今的困局下,这却犹如无解的死套。
从国家层面来看,房地产行业在中国整体经济规模中,仍然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2016年达到4.9万亿,占当年GDP比例为6.68%。
如果综合考虑房地产全产业链的上下游,对GDP的影响至少超过20%。
换句话说,楼市的任何剧烈动荡,都会对国民经济造成巨大冲击,何况,还有地方政府这一众亲儿子,对土地财政高度依赖,这一特性,决定了即使房价再高,决策层也绝不会轻易主动刺破PM。
也就是说,未来的房价,大概率会保持横盘震荡,通过时间换空间的操作,最终实现房价的软着陆。
那么,即使房价不涨,中国各大城市年轻人,买房的难度又有多大?
这里引入一个指标:房价收入比。
所谓房价收入比=住房总价/家庭可支配收入,也就是一个家庭不吃不喝多少年,才能在某个城市买得起一套房子。
排在首位的三亚,房价收入比在40以上。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一个家庭想要在三亚买一套标准大小的房子,需要40年,如果完全靠年轻人自力更生,要从刚参加工作,一直干到退休,才能拥有完全属于自己的一套房子。
更无奈的是,房子又高度绑架了婚姻、教育。
别的不说,单就说过去市十年中,一边是一路狂飙的房价工资永远赶不上房价上涨的零头,另一边是中国丈母娘对房子爱到骨髓的坚毅,这让无数买不起房的年轻人,只能默默的沦为单身狗,请问,找谁生孩子?
即使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拼上全家老小的六个钱包,首付掏空两代人积蓄,贷款又搭上余下几十年。
最后买到房,顺利结成婚,生了娃。为了不让孩子书输在起跑线上,各种天价的课外辅导班, 也是一笔不费的支出。
医疗乱象,看不起病的心酸,就更不用说了!
年轻人的生存高压,可想而知。
作为生育主力的年轻人,自然是不敢结婚、生娃,人口危机岂能不来?

3

人口危机:中外解决之道的对比
人口危机并非中国独有。
维持人口稳定的出生率应为2.1,而在全球各国中,除了美国刚好达到2.1,日本仅有1.32,俄罗斯最低1.14,就连以高福利著称的欧洲,也只有1.38。
联合国在2007年公布的《世界各区域人口情况报告》指出,未来40年,中欧、东欧都将出现人口的巨幅骤减:德国减少10.3%,波兰减少20.5%,俄罗斯减少24.3%,保加利亚减少35.2%。
就拿欧盟事实上的老大哥德国举例,老龄化、少子化,已成为困扰德国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罪魁祸首。
德国东部的村镇社区已在凋敝,由于人口急剧下降,马桶使用量下降,村镇的污水处理系统由于极少使用已难以运转。
为了扭转人口危机,德国在鼓励生育方面,进行财政补贴,强化基建设施,以及强化性推行育儿时间政策。
财政补贴:德国新生儿家庭,可享受7428欧/年(约5.8万元/年)的免税额,或者194欧/月(约1500元/月)的儿童金直到儿童18岁成年。
如果新生儿成年后,想继续深造,财政补贴可想享受到至25岁以上。
在住房方面,政府将提供1200欧/年(约9400元/年)的购房补贴,持续10年。
强化基建,加速婴幼儿免费托管园建设:在一些德国联邦州,幼儿园已开始逐步免费,在某些新造的楼盘,德国法规规定必须同时配套建立相应的幼儿托管场所。
强制性休假:在育儿时间政策上, 德国规定,公司在职员育儿期间,不得随意解雇,父母一共最长可以休育儿假3年,之后再回到岗位上。
对于孕妇,生产前6周必须回家待产,费用由医院承担个人只需承担一天10欧元的住院费用,产后,父母双方共有8周的带薪产假。
8周带薪产假过后,父母共有14个月的额外产假。在这14个月内,在家抚养孩子的一方每月可以得到产前税后收入的65%,这部分收入由国家提供。
同时,新生儿直到18岁的医疗保险会归入家庭保险中,也就是说,父母无需为新生儿的看病负担更多费用。
从新生人出生、到托管、教育、医疗,德国政府全方位、多层次的鼓励生育政策,终于开始见效:从2005年以来,德国的总和生育率开始持续走高,从曾经惨不忍睹的1.34升到今年的1.5。
德国鼓励生育的同时,中国也在改变,在官方智库的推动下,更是做出了放开二胎,各地相继奖励生育的政策变动:东北的辽宁已出台文件表示,将在税收、教育、社会保障、住房等四大方面,加强对生育二孩家庭政策奖励。
天津提出增加二孩职工家庭30天生育津贴。
湖北宜昌落实住院分娩基本生育免费服务。
湖北仙桃全面实施基本生育免费服务,生育二孩可获1200元补助。
国家卫健委表示,将研究在全国施行奖励生育的可能性。
人民日报,更是高声疾呼:要为国生娃。耐人寻味的是,鼓励了那么久,人口形势并未得到根本性的改变,究竟是哪里出现问题了?
对比一向严控人口增长的中国,在鼓励生育政策方面的扶持力度,肯定是难以达到经济水平更高的德国。
但很显然,这并不仅仅是所谓的政策问题。
人口危机背后,或许隐藏着更多人性的思考。
亚当斯密曾在《国富论》中如是说:“人性自私,是社会发展的根本”。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自私,本质上就是典型的利己主义,是一种对自己,对“私”的保护。
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这种利己主义,能在激发个体创造财富欲望的同时,推动社会的整体发展。
但亚当斯密的这句话,其实忽略了后半句:人,由于典型的利己主义,不仅不愿意承担经济上的压力,更对精神上的责任视而不见。
现在的年轻人,在经济高速发展,选择多元化的背景下,更加重视自我享受。
但有了孩子,就意味着,不仅要肩负起为人父母的责任,还要全身心的对孩子负责这种沉重的精神负担,有些人愿意一往无前,享受痛却更快乐的天伦之乐,有些人选择退缩,继续自我享受。
这背后,其实也是人类文明,民主的进步,因为至少他们有选择。
食不果腹、衣不裹体的奴隶社会,生育只是单纯的种族繁衍,代际传承的天赋使命。
思想开化、莺歌燕舞的封建社会,生育更多的是富人享乐,穷人无奈的阶层固化。
刀光剑影、兵戈相见的战争年代,生育已是贱如蝼蚁,烂命一条的垂死挣扎。
但如今,生育已经超越物质层面的需求,升级为精神独立、追求人权的诉求,这是人类文明的巨大飞跃。

4

这一次的人口危机——人类文明的飞跃
回望三国,历经诸侯争霸,列强并争的百年混战,最终仅仅依靠残存的140万,修养生息,重启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数代百年的疗伤,终究又恢复了曾经的荣光。
人口危机 ,似乎只是人类历史长河中,昙花一现的小插曲,最终都会在社会强大的自我调节系统作用下,化危为安。
社会有自己独特的运转机制,远没有想象中那么脆弱,人类没那么容易灭亡。
中国如今面临的人口危机,如果产业转型升级成功,从低端劳动力密集向高价值产业链升级,尤其是以人工智能为风向标的科技,强势发力,那么人口衰减的速率,就能得到较大的缓冲,至少没那么危言耸听。
与其杞人忧天的担心人口危机,不如默默的反思:生而为人,我们终极的使命究竟是什么?

万水千山总是情,点个好看行不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