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资讯

北京IT大咖雾霾移民达尼丁后,爱上这里小城生活

新 西 兰 微 财 经
他曾是微软评出的全球56个架构师MVP中唯一的中国人,他申请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移民却双双被拒,如今他爱上在新西兰南岛的创业生活。新西兰主流媒体近期报道一位北京移民的创业故事。

他和一位清朝画家同名,但他做着完全不同的职业——IT。
他曾是微软评出的全球56个架构师MVP中唯一的中国人,却没想到申请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移民曾双双被拒。
董洵,一位北京雾霾移民,向新西兰媒体谈了他的新西兰移民之路。
今年刚满40的他2011年正式来到新西兰,而移民的决定是长期积累的结果。
“那个时候,北京很拥堵,污染也非常重。我记得有一个周末,我们到山里去玩,回来的时候坐在公交车上,我记得我的心直往下沉,因为我不得不回到那种生活中。”
当时他想,凭自己全球紧缺的职业技能,移民应该没啥问题。
翻开履历,他已经经历过多次IT创业,尝过快乐也经历过痛苦。30岁他就自己创建了一个博客网站,后来将其出售。他在北京的IT创投圈里享有名气。▼
在跨入移民道路之前,
他和太太专门花了一年时间,
做环球旅行。
旅行期间去了主要的西方国家,旅途中最值得回味的包括做食宿交换的经历。
初来新西兰旅游时:当时,一切看起来都很新鲜,这里不同的人生、不同的对话、完全不同的世界观让人感觉晶莹透彻。“我们‘无心插柳’的跟不同年龄段的人在一起生活,得以体验和观察不同年龄的人的生活状态:他们为什么开心,为什么难过,最希望得到什么,最后悔的是什么。现在回想起来,那些在炉火前的闲聊和潜移默化中的感悟都是最受用的。”

董洵
“我想旅行的真正价值不在于到过多少名山大川,也不在于是否尝遍天下美食。旅行最重要的在于能切身感受一种与自己的习惯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正是因为这样,当旅行结束,生活又回到原来轨道时,自己才能记得停下来,用新的眼光去打量正在经历的一切,能时常给自己提个醒。”

最终,他和太太把移民目标定在了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或者新西兰。
在旅行之后,他和在墨尔本的商业伙伴又进行过一次创业,做了一个新型的社会化书签服务网站Trunk.ly,后来出售给YouTube的联合创始人。
这时,他的移民之路却出现了“意外”,移民申请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双双被拒了,他甚至觉得这很“侮辱”——两国的移民官似乎没有看懂他履历中的含金量。

“我的移民之路真是糟糕极了。”
“我们选择了澳大利亚或者新西兰,但是即便我领导着在美国的研究项目,澳大利亚还是把我给拒了。”
董洵说,在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像他这样的技能找个工作都没有问题。
董的朋友、YouTube的联合创始人专门写了关于董被拒的事情,发在澳洲的媒体上。这篇文章说,澳大利亚的官僚机构成功阻止了一个IT人才来澳大利亚居住,而这位人才决定不上诉,转而选择了和澳大利亚有2小时时差的新西兰。对于澳大利亚的业务,他们只能克服这2个小时的时差……
其实在最初,他提交给新西兰移民局的申请也被拒了。
移民本来就是一个费心费神的过程,遭遇到这样的窘境,他们一家都感到很窝火,董洵则在Twitter账号上诉苦,觉得自己太不顺了。
但没想到,社交媒体发挥了神奇的作用。
他的这番抱怨正好被Internet NZ里一位董事看到,通过她董洵的赴新意愿转而被奥塔哥理工的一位教授注意到。
于是,奥塔哥理工向他伸出了橄榄枝,提供给他一个一年获得学位的机会。这样,他们终于又来到了新西兰。

本想念完学位就离开,
没想到后来的故事还更长。奥塔哥理工
Dunedin是新西兰Otago地区的首府,位于新西兰南岛东南海岸,虽然是南岛第二大城市,人口只有13万。
达尼丁整个城市建筑为典型的苏格兰风格,被喻为“苏格兰以外最像苏格兰”的外国城市,这里也是一个大学城,学生比例很高。

董洵
“我们来这边的时候,心想应该拿到学位之后就会搬家的,因为这里和我们之前呆的地方比,太小了。”

但是等他们安居下来后,奇怪的是,他们竟然喜欢上了这里的生活。
“也许是因为我在中国的小城市长大,大城市对我来说总感觉有点堵。”
有一次,他们全家来奥克兰办事,一天中的不少时间,都被堵在了路上。
堵在奥克兰路上的时候,便自然回忆起北京上海的经历。回到了达尼丁,两人都觉得松了一口气。他们觉得,达尼丁更有家的感觉,更有他们需要的东西。
于是,董洵决定,就在达尼丁创业。
几年前,曾因为要打印一些女儿的照片,他感受到新西兰的印刷打印水平相当落后的。于是,他感觉到了某种机会,就自己购买了商业打印机,准备利用特长重新编写软件程式,进入印刷这个行业。

董洵
“生活在小城市对于工作来说,肯定是不利的。但是我们当初选择新西兰,是选择的生活方式,而不是选择创业目的地。
“在这里,我肯定做不出独角兽公司。但我希望每天回家和家人一起吃饭,每天送我女儿上学。我不想每天花一两个小时在通勤上。当然这也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

当签下印刷设备合同的时候,他觉得世界真奇妙,竟进入一个全新的行业。“我其实对印刷不太懂,但我知道软件开发。我觉得我的这个技能能够应用到印刷领域,进行创新。” 第一台机器就这样送来了:和新西兰所有创业企业一样,创业工作都是从最基本的开始,一个人最好什么都会,才能生存下去。董洵觉得,他就是想做一个地地道道的新西兰企业,他也不想着把企业怎么做大做强。在这方面,他的思路和新西兰还挺合拍的。他不介意用粉红色的尿布盒子垫在桌子上当支撑,上面搁上架板,这是崭新的一章,像以前很多次一样。如今,他已经在达尼丁创业三年,最新,新西兰媒体报道他,是因为他果然又证明了他的实力。
因为,他的公司打印出品的墙纸,竟然被Amazon公司购买,用于装修其位于硅谷的新AI总部。Amazon向这家新西兰南岛新创企业下了大单,立刻引起了本地媒体的关注:面对本地的记者,董洵又一次说,他其实并没有把生意做大的打算,“简单的生活对我们更重要”。
也许是周游世界的经历,让一个人更清楚自己需要什么。
如果没有独立的思考,出了国变化的也只是风景。
从一个北京IT男到一个新西兰企业主,他完成了蜕变。
董洵说,“美国的东西也很便宜,与新西兰比选择极大丰富,日用品和油钱也经常要便宜30%甚至50%。 我们之所以不选择移民美国,是因为我们看到了那里消费主义大行其道,仿佛这世界上永远都有用不完的石油,吃不完的食物,甚至连耶鲁校园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晚上从来不关灯的。在这点上美国或多或少让我想到国内那些新发富的商人们,满是兴奋,缺得却是那种能让我们觉得放松的感觉。
“我们今天生活的小城达尼丁很像80年代初我记忆中的中国城市。这里也有非常优秀的移民辅助体系,每个新移民都有专人提供免费帮助,帮助融入这个社会。“对我们来说,经济没有生活舒适来的重要,都市的繁华与便利也比不上大自然的吸引,所以新西兰是我们的最佳选择。但是我完全可以想象对于一个在上海外滩边那些高楼里的一些朋友们,新西兰几乎平淡出鸟来了。所以要想回答‘新西兰怎么样’,唯一的方法就是去申请一个旅行签证,来这里亲身感受一下。”▼
原来,
新西兰很大,
大到可以忘记奥克兰。* 综合自stuff,ifanr.com,个人博客和公司网站

新西兰微财经

info@webizlink.co.nz


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新西兰核心消息推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